永利官网手机版app下载

笔趣阁 > 地球上线 > 107.第一百零七章

107.第一百零七章


【上一章感觉写得不够好,  所以蠢作者重写啦。已买的玩家不用担心,不会再花钱可以直接看,多出了几百字,内容完全不一样。希望大家务必先重新看一下上一章,再来看看这章哒=3=】

        他们肯定不是唐陌、傅闻夺的对手,  否则不会回溯了几次异能,  都没有杀死他们。

        只有保住可以回溯时间的同伴的命,  他们其他三人才有可能活下去。然而这个时候,为首的中年壮汉设下了一个局。这四个人里,中年壮汉和拿刀男人明显是主力攻击,其他两人体质较弱,  一直在旁边辅助。当事情败露,  中年壮汉高喊:“老九,  快跑!”

        老九赶紧逃跑,  可他并不是拥有回溯时间异能的偷渡客,真正可以回溯时间的是留下来与中年壮汉一起拖延傅闻夺的那个人。

        这个把戏很好地瞒过了唐陌和傅闻夺。

        几乎是一瞬间,  两人就判定老九是可以回溯时间的玩家,并且追了上去。这时真正的异能拥有者趁乱转身逃跑,只要捱过一分钟他就可以回溯时间,重头再来。但是他万万没想到,  在唐陌快要杀死老九的时候,  他使用了“凡人终死”。

        【异能:凡人终死】

        【拥有者:白若遥(正式玩家)】

        ……

        【功能:双眼可看到缠绕在他人身上的黑色死气……】

        当唐陌使用这个异能时,  他惊骇地发现老九身上的死气淡极了,  几乎没有一丝死气!他的大火柴已经快要劈裂老九的头颅,  老九必死无疑。可是他居然不会死,那只说明一件事……真正可以回溯时间的玩家不是老九,另有他人。

        情急之下,唐陌直接使用一个很快的男人异能,找到了那个转身逃跑的玩家。

        “你死得不冤。”唐陌看着这个身体冰凉的偷渡客,轻轻叹了声气。

        唐陌使用一个很快的男人异能,使用一秒,便消耗两分钟的生命。从得到这个异能以后唐陌只使用过两次,这是第二次。如果再给唐陌一次机会,他可能不会再做出同样的选择。因为那四个玩家既然这次一直躲在平房后没有再偷袭,显然已经动摇,不打算再袭击唐陌。他们只想活命,可是唐陌却发现了自己留下的线索,并且抓住了他们。

        唐陌没再多想,他检查着这个玩家的尸体。

        这四个偷渡客身上没带任何多余的东西,只有一把□□、一把黑色的长刀和一些小飞刀。唐陌将这些东西交给傅闻声,小朋友乖巧地收好东西。傅闻夺摸索着中年壮汉的衣服,忽然他的动作顿住,从对方的口袋里拿出了一样东西。

        “……面包?”

        唐陌和傅闻声立即走上去。

        傅闻夺将这张白纸递给他们。两人检查了一遍,傅闻声奇怪道:“这是什么?干什么要在一张白纸上写‘面包’两个字?难道他想吃面包了?”

        傅闻夺:“这张纸是从他的裤袋里拿出来的,应该别有用处。”

        三人琢磨了半天,都没想通为什么一个强大的偷渡客要在自己的口袋里放上一张白纸,上面还写了两个字“面包”。唐陌低头看着这张纸,想要从上面找到一些蛛丝马迹。这时,他的身后传来一道惊呼:“诶,这是什么?!”

        唐陌和傅闻夺迅速地扭头一看。

        只见傅闻声不知何时将那个中年壮汉的尸体翻到背面。中年壮汉后背朝上,傅闻声拨开他脑后的头发,错愕地看着他的脖子。唐陌目光一凛,赶紧走过来。他刚走近,视线就停在这壮汉的后颈上,快速地看到了那个标记。唐陌惊讶道:“……X?”

        这中年壮汉的后颈上赫然刻印着一个殷红色的“X”标记。

        唐陌看着这个奇怪的标记,他的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他快速道:“看看其他三个人,他们的身上或许也有这个标记。”

        “好!”

        唐陌和傅闻声立即脱了其他三个偷渡客的衣服。果不其然,在其他三人的小腹、后背、大腿上,也都刻印着相同的红色X印记。这是被人用刀活生生割出来的痕迹,鲜血早已凝结成疤,两道交叉的疤痕映在黄种人的黄色皮肤上,像极了一个大写的叉。

        唐陌神色凝重地看着这四个人身上的标记,他的心中渐渐涌起一阵不详的预感。“这四个人在这里偷袭我们,他们是单纯地想要埋伏路过这里的玩家,还是专门针对我们。这个X,会不会有某种特殊……”

        “不是X。”

        唐陌刷的抬起头,看向傅闻夺。

        傅闻夺看着中年壮汉后颈上的标记,目光冰冷。他伸出手,按在这个标记上,顺着疤痕描画。他描画疤痕的时候顺序和正常人写“X”不一样,他先是顺着最长的那道疤痕写出了一个“7”子,接着,才在这个“7”的中间画出一个短横。

        唐陌看着他在地上写出这行字,惊道:“是7?!”

        不是X,是一个打了横杠的7!

        先写下一个数字7,再在中间画一道横杠,这样斜着看,确实很像一个手写的X。

        傅闻夺眯起眼睛。

        唐陌在一瞬间便想起了一个名字。他还没把那个名字说出口,只听傅闻夺冷冷道:“……是天选。”

        北京最强大的偷渡客组织天选。三个月前唐陌第一次和傅闻夺见面,他询问对方北京的情况,傅闻夺只告诉他一个名字——

        天选。

        北京并不像南京,由一个强大的组织管理整座城市。北京有许多组织,包括了正式玩家、预备役和偷渡客。其中最强大的组织叫做天选。

        傅闻夺拿起一支笔,在加油站的白板画出了一个天选组织的标志,他道:“四个月前我离开北京的时候和阮望舒、齐衡交手过一次。”顿了顿,他补充道:“阮望舒是天选的首领,齐衡是天选的一个偷渡客,两个人很强大。他们这个组织刚建立的时候只有七个人,他们七个人在身上都刻下了这个标记。”

        一个数字7,再加上一道横杠。

        唐陌冷静道:“会不会是巧合?这里才到北京七环,离朝阳区很远。你说过,天选组织的大本营在朝阳区。经过四个月的发展,他们的组织已经发展壮大,不仅只有偷渡客,还有正式玩家、预备役。而且如果真的是来埋伏我们的,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今天要回北京,而且还知道我们的路线?”

        傅闻夺的手在白板上轻轻敲击着。

        唐陌静静地看着他。傅闻声也不敢吭声,小心翼翼地看着两个大人。

        过了几秒,傅闻夺看向唐陌,声音平静:“你觉得……是巧合吗?”

        唐陌定定地看着他。

        片刻后,唐陌叹了口气,说出答案:“我觉得不是。”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

        四个月来天选组织的成员再怎么多,也不至于发展到北京遍地都是。七环离朝阳区有一段很远的距离,这四个偷渡客专门跑到这里,埋伏唐陌和傅闻夺。他们四个确实是极好的杀手,因为他们拥有回溯时间的异能。

        “那个异能每天最多使用七次。很明显,他们知道我的好几个异能,再加上我烧毁书架、布置线索的那一次,他们至少已经使用了五次异能,回溯五次时间。只是为了杀我们,他们就费尽心思,不惜多次回溯时间。如果真的只是路过,在第一次不成功的时候他们就会放弃。最多两次失败,他们就该知道踢到了铁板,而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袭击。”

        傅闻夺看着唐陌:“所以,他们是故意到这里,然后偷袭。”

        傅闻声问道:“大哥,你以前在北京的时候和他们结仇了?他们花了这么大功夫,一定要杀你?”

        “我没有。”

        这个答案出乎唐陌和傅闻声的预料。

        唐陌惊讶过后,脸色变得更加复杂。他问道:“你没和他们结仇,那你说和他们的首领交手过?”

        傅闻夺:“那更像是切磋。我是第一个通关黑塔一层的玩家,全世界都知道我在华夏1区,在北京。他们这个组织……很疯狂。他们不像南京组那样,一心一意想要壮大自己,维护南京的安全。也不像阿塔克,只想提升自身实力,尽快攻塔。他们不会杀戮北京玩家,但是他们会找强大的玩家。要么加入他们,要么死。”

        唐陌:“所以在你离开北京前,他们找到你,想让你也加入组织?”

        “我是一个偷渡客。”

        唐陌一愣,很快他点点头:“对,你是一个偷渡客。”

        一个强大的偷渡客加入一个强大的偷渡客组织,怎么看怎么都理所当然。

        然而傅闻夺不可能加入他们,所以他们之间迸发了一场战斗。结局是傅闻夺完好无损地离开了北京,天选组织的人似乎也没受到什么损失。

        傅闻夺:“那次以后,我和天选达成了一个共识,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我们没有结仇。”

        傅闻声不解道:“那为什么他们这次……”

        傅闻夺:“他们真的是来杀我的?”

        这句话落下,唐陌和傅闻声齐齐怔住。

        傅闻夺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随口说出的这句猜测到底意味着什么。他的手指渐渐缩紧,目光凝视在唐陌身上。他张开嘴唇,一字一句地说道:“他们埋伏的是你。我们两个人分开后,他们没有来找我,而是来找你,攻击你,想杀你。唐陌……他们为什么要杀你?”

        唐陌,他们为什么想杀你?

        唐陌抿了嘴唇,大脑快速地运转起来。之前回溯时间的那几次记忆,他不可能再拥有。但是对方的最后一次袭击,唐陌清晰地记得,这几个人确实是想致自己于死地。如果是想杀傅闻夺,在两人分开后,他们应该袭击傅闻夺而不是袭击自己。攻击落单的傅闻夺和先杀了唐陌、再去杀傅闻夺,是一样的结果。

        他们的目标是自己。

        脑子里闪过无数种可能,甚至连自己的死党是不是可能在天选组织的情况都考虑到了。最后,唐陌重重地舒了口气。他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傅闻夺:“所有的一切其实都建立在一个问题上——为什么天选组织知道我们的位置,知道我们今天会到北京,今天会路过这里。”

        傅闻声想到:“难道他们组织里有人拥有可以预知未来的异能?”

        唐陌:“那他为什么没有预知到今天来袭击我的这四个人,全部都会死在这里?”

        傅闻声张了嘴巴,给不出一个解释。

        或许那个预知者的异能只能预知到唐陌的位置?但是这样也是不合理的。

        “他们不该认识我。唐陌不出名,第一个通关黑塔一层、二层的玩家是你,不是我。”唐陌分析道,“我最多只在通关黑塔一层困难模式的时候,名字可能被天选的首领知道。但是那时候我叫陌陌,不叫唐陌。而且他不该知道我是谁,知道我会和你在一起。”

        傅闻夺神色凝重地看着唐陌,唐陌也看着他。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几乎是同一时间,他们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异口同声地说道——

        “黑塔!”

        是,只有黑塔才能知道唐陌在哪里。也只有黑塔,能让一个强大的组织毫不犹豫地去杀一个人。

        一天前,北京第八十中学。

        一个浑身是伤的年轻女人扛着一个病弱苍白的少年,跌跌撞撞地进入学校大门。当她走进大门时,一道黑色身影从田径场一闪而过,眨眼间便瞬移到了门口。这是一个笑眯眯的年轻男人,他看到那个浑身是血、无比狼狈的女人,正准备开口嘲笑,忽然他的目光落在女人扛着的少年身上。

        男人惊骇地睁大眼:“这是怎么了?”他跑上去,赶忙把少年背了下来。

        练余筝擦了擦嘴角流出的血,冷笑道:“黑塔二层困难模式,蠢货,没听到吗?”

        “那也不用断手断脚吧?!”

        齐衡背着阮望舒,以最快的速度跑进了学校的医务室。他一进去,里面的女医生惊呆地看着他,目光直接落在了他身后的阮望舒身上。“卧槽?左手右手没了,左腿也没了?这是要做人彘的节奏啊。头的手脚在哪儿,拿过来看看。说不定我还能做个标本每天欣赏一下。”

        齐衡怒道:“好了还开玩笑,头就快死了,心跳都没了!”

        听了这话,女医生这才沉了脸色,赶紧走过去。

        一分钟后,练余筝一瘸一拐地走进医务室。她不声不响地走到一旁,自己拿了一罐黄色的香蕉酒,打开喝下。但是她惨败的脸色却没有因此好转,不过多时,鲜红色的血染红了她的衣服。齐衡余光里瞄见她恐怖的神色,这才发现:“妈的,你肚子上又是什么伤?!”

        齐衡二话不说,冲上去直接扒了练余筝的衣服。这个地球上线前华夏最火的女歌手先是用手阻挡了一下,但她实在太虚弱了,根本没法动弹,只能任由同伴扒了自己的贴身背心,露出腹部那条恐怖的口子。

        一道碗大的伤口横亘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肠子早已流了一半,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咬断了,只剩下一半被人粗暴地塞回肚子里。一路上练余筝一边扛着阮望舒,一边用左手捂着自己的肚子。齐衡也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伤,他愣了半天,最后沉默地从柜子里拿出两罐香蕉酒,开始动手治疗。

        “蠢货,疼死了。”

        “妈的,给老子闭嘴。”

        忙了一个多小时,阮望舒和练余筝的伤势才稳定下来。

        女医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手和脚估计得长个十天八天才能长回来。咱们头不是傅闻夺那个变态,断手断脚立刻就能长回来的。阿筝应该好得快一点,估计五天后能差不多恢复。诶黑塔二层的困难模式到底是什么,怎么连你和头都变成这样了?”

        齐衡也好奇地看向练余筝。

        这个清纯美丽的玉女歌手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冷笑道:“三只大鼹鼠。杀死他们,就算是通关困难模式。从他们的手底下逃脱并且随便抢走一颗火鸡蛋,这是普通模式。”

        “就老鼠,能把你和头弄成这样?”

        “要是每一只鼹鼠都至少比傅闻夺还要强呢?”

        齐衡和女医生齐齐闭上嘴,不再说话。

        练余筝想要站起身,但是她才刚刚动了一下,就痛苦地闷哼一声。女医生道:“你别动啊,伤口还没好。我就说干什么要去闯什么困难模式,谁知道当初那个陌陌是怎么通关困难模式的。你和头就不该等这么久,藏着掖着不让黑塔发现,现在才去闯。这下好了,差点就死在里面。”

        “……陌陌?”

        女医生道:“对啊,头不是说有个叫陌陌的,通关了黑塔一层困难模式,所以他才想也试着闯黑塔二层的困难模式的?”

        练余筝的表情忽然冷了下去:“陌陌,唐陌。陌陌,唐陌……”

        女医生:“唐陌是谁?”

        练余筝一掌拍在医务室的床上,这张小床立刻被她拍碎,她自个儿也不小心摔在了地上。女医生和齐衡错愕地看着这一幕,过了片刻,两人齐齐大笑出声。

        练余筝面无表情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然而她接下来说出的话,让女医生和齐衡瞬间止住了笑容。

        “离开游戏后,黑塔说要奖励我和头全球首个通关黑塔二层困难模式的奖励。那是额外奖励。”顿了顿,练余筝一手捂着肚子,嘴角勾起,露出一抹残忍的笑,“但是下一秒,黑塔就告诉我们……”

        “叮咚!玩家阮望舒、练余筝成功通关黑塔二层(困难模式)。作为全球第一个通关黑塔二层(困难模式)的玩家,获得额外奖励‘火鸡蛋陌……”

        “嘀嘀,数据错误!”

        “嘀嘀,数据错误!”

        ……

        “叮咚!数据已恢复。‘火鸡蛋陌陌’已被玩家T获取,玩家阮望舒、练余筝可选择获得一枚国王的金币。或者……”诡异的沉默后,黑塔清脆的童声里似乎掺杂了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声,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或者可选择得到玩家T的坐标信息,信息有效期十天。”

        “友情提示:玩家T正在华夏1区范围内。”

        “友情提示:‘火鸡蛋陌陌’为可持续使用道具,品质稀有。”

        “叮咚!请玩家阮望舒、练余筝进行选择。”


  http://apartmani-prigradica.com/book/29005/214685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apartmani-prigradic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apartmani-prigradica.com
下载永利网app 澳门新莆京在线登录 必威体育betway betway必威中文官网 betway必威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手机版 必威体育精装版app下载 必威体育app下载 威澳门尼斯人手机版下载安装 金沙彩票手机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