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官网手机版app下载

笔趣阁 > 地球上线 > 100.第一百章

100.第一百章


安楚和陆星实力不错,  两人都过了黑塔一层。他们来投奔萧季同,  自然加入了新诞生的南京组,成为队员。之前萧季同说得合情合理,傅闻声也没反驳,  于是他便和唐陌、傅闻夺一起北上,  离开南京。

        如此一来,  加上攻略组的人,新南京组还剩下30多名成员。

        南京组的成员们知道傅闻夺是谁后,  并没有像傅闻声想象中的那样反应大。他们对这个即将离开的、年龄最小的队友一阵调侃,笑容下是难以掩盖的疲惫。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逃杀游戏耗尽了他们所有的心力。

        “偷渡客就一定是坏人吗?”萧季同笑眯眯地看着自家表妹,他指了指站在自己身旁的黑衣女人,  笑道:“宁宁也是偷渡客,  但她并非杀人才成为偷渡客的。她不是坏人。不过你们说的,  嗯……傅先生和唐先生坑了你们?我倒是也想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季同前脚刚为傅闻夺说了好话,后脚就给唐陌和傅闻夺挖了个坑。他微笑着看向唐陌。唐陌挑挑眉,  将怪奇马戏团的事情说了出来。他本来就想说这件事,  现在说出来也顺势而为。

        听完唐陌的解释后,安楚和陆星恍然大悟。

        陆星骂道:“还带这样的?让我们玩家自己打玩家?”这种缺德事黑塔也干的出来?!

        萧季同更在意另外一件事:“黑塔可以让玩家成为BOSS,  与其他玩家对抗。二十一个黑塔一层玩家,和两个黑塔二层玩家。乍一看确实是你们比较吃亏,  但唐陌和傅闻夺从一开始就得到了那个怪物笼子,  你们却连怪物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他们背后的靠山是怪奇马戏团,  是那位神秘的马戏团团长。可以借用黑塔世界的势力吗……”

        唐陌扫了萧季同一眼。

        聪明的人看到的事情总和其他人不同。在结束马戏团游戏后唐陌和傅闻夺私下也讨论过,  其实那次假设他们的计划不成功,  他们还会联系马戏团的人。利用马戏团的力量保住大蚯蚓,完成游戏。

        解除误会后,唐陌、傅闻夺带着傅闻声离开,安楚和陆星加入南京组,听萧季同说接下来的计划。这场误会虽然是解决了,但唐陌和傅闻夺确实在马戏团游戏了坑了安楚二人。陆星满脸别扭,眼睛在唐陌和傅闻夺的身上来回转悠,心里还是无比郁闷。安楚的目光则一直聚集在唐陌和傅闻夺紧紧牵着的手上。

        牵了一分钟了吧。

        五分钟了?

        ……半个小时了啊!

        三十多个玩家站在一起,大家靠得很近,不注意的话也很难发现唐陌和傅闻夺牵着手,只以为他们站得很靠近而已。然而安楚发现了。就像在白色的大米里突然发现一粒棕色的小麦,明明全部都是米,乍一看完全看不到小麦,可是一旦发现,安楚的视线完全无法从这粒小麦上移开。

        两个女孩子牵手可能是感情好,两个大男人牵手……这哪里是感情好,这是搞基啊!

        牵就算了,还牵这么久,完全不像开玩笑打闹。

        安楚脑子里充满了各种诡异的想法,最后她舒了口气,意味深长地看向唐陌。

        唐陌察觉到她的视线,奇怪地看她。

        安楚:……加油,性别不是问题。

        唐陌:还在为马戏团的事情生气?

        两人相视一笑,齐齐点头,不约而同地想到:看来对方是明白自己的意思了。

        唐陌和傅闻夺明天就打算走,傅闻声回到房间收拾东西。他要带的东西不多,只有几个道具,还有一些必备的生活用品。唐陌在他的房间里看到了几瓶农夫山泉,和萧季同经常用的那个一样。昨天晚上在柴荣和宁宁的强烈要求下,萧季同用农夫山泉治疗了脸上的伤口。宁宁是觉得太不雅观,看上去别扭;柴荣则是不想让这道疤留在萧季同脸上,时刻提醒自己那场已经过去的垃圾大扫除游戏。

        本来萧季同还想再多留几天,南京组的成员一致反对。他只能少数服从多数,把伤疤治愈了。

        看着这几瓶农夫山泉,唐陌道:“你们南京组有很多这种矿泉水?”

        傅闻声:“对啊,挺多的,应该还剩下一百多瓶。南京玩家可以用道具、情报和我们换这个的。”

        唐陌想了想:“我们也能用情报换吗?”

        蚯蚓的眼泪虽然更加实用,但只剩下一次使用机会。从地球上线到现在,唐陌受伤后,基本是靠自身强大的身体素质让伤口自行愈合。农夫山泉能够加快伤口恢复,不及蚯蚓的眼泪那么效果显著,却也是非常不错的道具。

        然而听了他的话,小朋友的脸色却古怪起来。傅闻声看着唐陌,过了半天才道:“为什么要用情报换这个?”

        唐陌:“我们没有合适的治疗道具。”他和傅闻夺前几天刚通过气,两人得到的道具大多是杀人利器,辅助型的非常少。不过傅闻声的意思也有可能是……

        唐陌:“你可以直接带走几瓶?”他们和萧季同关系一般,傅闻声却是南京组的成员。他能直接带走几瓶也很合理。

        谁料下一秒,傅闻声理所当然道:“这是我的异能啊。”

        唐陌:“原来是你的异能,那我们确实可以带走……”声音戛然而止,唐陌错愕地看向小朋友:“你的异能?!”

        傅闻声点点头。小朋友抬起右手,他从床底下拿出一个塑料盆,右手掌心朝上,悬在塑料瓶上方。慢慢的,一股清亮的泉水从他的掌心涌出。泉水源源不断,很快流满了整个脸盆。接着傅闻声从床底下再拿出一个大漏斗和几个农夫山泉矿泉水瓶,他眼也不眨地灌出了五瓶农夫山泉。

        他递给唐陌:“喏,好了。”

        唐陌:“……”

        神特么的你的异能!

        傅闻夺低笑了一声。

        唐陌和傅闻声都转首看他。

        傅闻夺淡淡道:“有点用处。”

        傅闻声很想给自己辩解,他哪里是有点用处,明明是很有用处。萧队都说他的异能非常强大,如果以后他的异能能像柴队、宁宁那样提升,说不定他制造出来的矿泉水能够生人肉活白骨。但是一看到自家大哥内敛的笑容,傅闻声嘴巴张了张,又闭上。

        在生气之余,小朋友心里涌现出一丝小小的欣喜,还有一点小得意。至少这是大哥第一次夸他。

        傅闻声收拾好东西,他给唐陌、傅闻夺在地上铺了一层棉花褥子,算是床铺。三人明天才要走,要在南京再待一晚。唐陌还不至于让一个小孩给自己铺床,他走上前想要帮忙。然而他还没动作,傅闻夺便松开了他的手,走过去,声音平静:“多做点那种矿泉水,走之前卖给他们。”

        傅闻声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卖给柴荣和萧季同。”顿了顿,傅闻夺一边铺好褥子,一边道:“之前你白给他们做了多少矿泉水?”

        傅闻声老实回答:“几百瓶?大概就农夫山泉这个瓶子的,几百瓶。”

        “哦,动用童工。”

        傅闻声小心翼翼地提醒:“大哥,他们是我的队友。”

        傅闻夺:“所以以前的算了,现在不是队友了。你新做的,多卖一点给他们,换取情报。”

        比起你,我更想和柴队他们做队友好吗!傅闻声敢怒不敢言,郁闷地瞪大眼睛,乖乖地站起来去做新的农夫山泉。

        看着这一幕,唐陌忍不住地扬起唇角。他的右手微微动了动。

        ……那股滚烫的温度好像还残留在他的手指间。

        傅闻夺松手很突然,也很果断,但唐陌并没有觉得意外。昏暗的光线下,高大的男人动作麻利地将一层薄褥子铺好,每个边角都抹平,整整齐齐。他速度很快,仿佛曾经无数遍做过类似的事。

        其实以唐陌和傅闻夺的身体素质,他们并不需要睡觉,只是一晚上而已,很快就会过去。但小朋友这么做了,傅闻夺便没有反对。这是小孩的好意。

        从某些方面而言,傅闻夺是个好哥哥,更是个好人。

        唐陌对萧季同说的那句“傅闻夺是个大好人”并不完全是搪塞和敷衍,他也认可这个事实。无论从道德观还是人生观,或者是对待生死的态度,甚至是脾气,唐陌都觉得,傅闻夺是个好人,可能比他脾气还好。至少傅闻夺应该不会在被黑塔坑了后,就气得想去踹黑塔两脚。

        想到这,唐陌想起自己明天就要离开南京了,他们会路过新街口。

        嗯,到时候从黑塔旁边路过,再踹两脚?

        在脾气好和发泄愤懑之间,唐陌觉得自己的脾气一点都不好。

        “想睡觉了?”低沉的声音响起。

        唐陌突然回过神。他定睛一看,傅闻夺正蹲在褥子旁,漆黑的双眼抬起,定定地看着他。

        唐陌发现自己刚才不小心盯着对方盯久了,居然发起呆来。他脸上一臊,表面却十分淡定。他摇头:“几天晚上不睡而已,没什么。刚才我们又拉了几个小时的手,我还是没能发现你的异能。有两种原因,第一是我复制别人异能时,效果会原装差,限制也比原装多,可能会需要更多时间才能得到对方的异能。第二,应该是你的异能非常强大,我才需要更多时间。”

        傅闻夺:“不急,去北京大概要三天,只是身体接触而已,路上可以继续拉手。”

        唐陌心里想到“你根本不知道是要碰亲密的部位效果才更好”,他叹了口气,道:“好。”

        “明天拿傅闻声先做个实验。”

        在隔壁房间辛勤制作矿泉水的小朋友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惊恐道:“大哥,实验?什么实验?!”

        傅闻夺面不改色:“把你卖了的实验。”

        傅闻声:“……”

        小朋友制作矿泉水的数量是有限制的,一晚上过去,他只制作了三十瓶。晚上躺在床上,傅闻声很快入眠。经历了一场残酷的大逃杀游戏后,唐陌难得也觉得有几分困倦。他闭目养神,傅闻夺睡在他不远处。

        寂静的房间里,响起时钟滴滴答答的声音。

        良久,傅闻夺低声道:“换个名字比较好。我的名字全华夏玩家都知道,你的名字知道的人很少,但是知道‘陌陌’这个名字的,都是玩家中的佼佼者。”

        唐陌并没有睡着,他睁开眼,想了会儿:“嗯,有道理。你叫傅闻先?”说出这个名字,唐陌自己都笑了。

        这比傅闻夺三个字还要此地无银三百两,也就南京组的成员能在先接受“傅闻声”这个名字的基础上,接受有人叫傅闻先,还和傅闻夺没关系。

        “新名字和自己的名字有重合,更容易接受,不会那么容易穿帮。你叫唐吉。傅闻声也不能叫这个名字,改了。他叫……”声音停住,傅闻夺沉思许久,做出一个郑重的决定:“他叫大乔。我叫维克多。”

        时间忽然静止,唐陌心脏剧烈一跳。他忍不住地抬起头,看向旁边的男人。黑暗中他隐约只能看出一个虚幻的影子,他怔怔地看着傅闻夺,耳旁响起自己强烈的心跳声。

        ……为什么是维克多?

        唐陌张了张嘴巴,正要开口,这时,一道清脆的童声从床上响起:“哥,为什么我要叫大乔啊,这是什么名字?”

        小朋友委屈极了,按捺不住地叫了起来。

        傅闻夺:“你没睡?”

        傅闻声不让他岔开话题:“不是,哥,我为什么要叫这种名字,这是个姑娘的名字啊。”别以为他没看过《三国演义》。

        “你那个好朋友不是叫小乔吗?”

        傅闻声一愣。很快他回过神:“那是乔治·爱德华!不是什么小乔,小乔是萧队给他的昵称。小乔他什么都不懂,不知道这个名字是女孩子的名字,他才同意萧队这么喊的。他要知道了,才不会让大家这么喊他。”

        “哦,你不也这么喊他。”

        “……”傅闻声哑口无言。

        傅闻夺:“而且我记得你家那个小区,在北京三环的那个,叫铜雀台?”

        铜雀春深锁二乔。

        傅闻声:“……”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唐陌终于被这兄弟二人逗得笑了起来。

        他这一笑,傅闻夺和傅闻声都扭头看向他。唐陌正色道:“我叫唐吉是因为我姓唐,有点像。你叫维克多干什么?”这三个字从嘴里念出来,唐陌清晰地感觉自己的神经嗡的一声,轻轻地震了一下。

        地球上线好像很遥远,其实只过去了四个月。

        可是这四个月,度日如年,一些记忆里非常深刻的人也被藏在深处,很难想起。想起时那些情绪又会如潮水,翻涌而上。

        唐陌说不清自己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上维克多,明明隔了一个电脑,他不知道对方的年龄、长相、职业,甚至连对方住在哪儿都不知道。但是他却喜欢上了这个最陌生又最熟悉的人。当他们一起玩桥牌,你无条件地信任他。那种源于精神深处的灵魂碰撞,酥麻得宛若女子最美丽的勾引,让唐陌渐渐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然而这一切,在五个月残忍的黑塔游戏下,显得渺小无比。比起寻找一个根本不知道在哪儿的人,去想他、担心他,唐陌更关注自己眼下的生存问题。唐陌的心渐渐沉重起来。

        ……维克多可能已经死了,而他还活着,他还要继续活下去。

        “不像吗?”

        唐陌的思绪被这一声唤了回来,道:“嗯?”

        黑暗里,傅闻夺静静地看着他:“闻夺,维克多,读快了,不像吗?”

        唐陌愣了片刻,忽然觉得自己刚才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某个念头有点好笑。他在嘴里念了几遍,“还真有点像。”

        傅闻声趴在床上,听到床下两人的对话,本来想说“那不就是大哥你的英文名吗”。但是他刚刚才被傅闻夺欺负了一遍,小朋友不想说话,郁闷地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唐陌没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他却没发现,傅闻夺默默地看着他,看了许久。没等到唐陌的下话,傅闻夺眉头皱了一下,又转过身,看着天花板。

        一夜未眠。

        第二天早上,唐陌三人离开。临走时,傅闻夺忽然说自己有事,让傅闻声自己去卖那30瓶农夫山泉,换点有用的情报回来。小朋友愣了愣,抱着矿泉水就跑。回来时傅闻夺挑眉看他:“卖出什么情报了?”

        傅闻声侃侃而谈。

        唐陌在旁边看着这兄弟二人,嘴角不由翘起,没有揭穿。

        所以说比起他,其实他的这位队友可能脾气更好,更温柔。

        路过黑塔的时候唐陌想起自己要踹黑塔的打算,但是有傅闻夺和傅闻声在,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维护一下自己的形象。有傅闻夺珠玉在前,他也得在弟弟面前注意点形象。唐陌大步离开黑塔范围,傅闻夺却停住脚步,抬头看着这座巍峨庞大的巨塔。视线很快下移,傅闻夺看到了站在远处,同样凝视这座黑塔的年轻女人。

        唐陌也注意到了对方,他停住脚步,远远地看着宁宁,轻轻点头。

        和唐陌三人打了招呼,宁宁没有再说话。她坐在一块满是灰尘的石头上,抱着自己的银色弩|弓,安静地仰望黑塔。她不知疲倦的看着这座塔,谁也不知道她看过多久,又看过多少回。

        唐陌最后看了这个奇怪的女偷渡客一眼,离开南京。

        他们找了辆吉普车,沿着地图,进入高速。车子开了一会儿,傅闻声坐在车后座,他看着窗外的风景,眼里是好奇与紧张。地球上线后他就一直待在南京从没出去过,这次离开他心里十分害怕,又有些期待。

        车子开了半天,终于看到了下一座城市的黑塔。

        唐陌看着地图:“那应该是扬州的黑塔。”顿了顿,他扭头看向小朋友,问道:“宁宁一直喜欢看黑塔?”

        傅闻声点点头,但又很快摇头:“也没有。是三个月前那次圣诞节副本后,宁宁姐才经常去看的。那次,小田姐姐没能通关游戏,宁宁姐就经常会去黑塔那边看着了。她大概觉得小田姐姐只是在参加一次很漫长的攻塔游戏,还没回来吧。而且宁宁姐对黑塔的感情很复杂,和我们不一样,黑塔救了她一命。”

        唐陌诧异道:“救了她一命?”

        傅闻夺也饶有兴致地抬起眼睛,从后视镜里看着傅闻声。

        傅闻声道:“嗯。宁宁姐是偷渡客。偷渡客是在那三天里杀过人,才能成为偷渡客。大哥是军人,应该是执行任务导致杀人,这个我在黑塔向全世界公告大哥的身份时,大概猜出来了。不过宁宁姐不一样,她没有杀人。”

        唐陌反问:“那她怎么会是偷渡客?”

        傅闻声:“她确实没杀过人,但一定要说的话,她其实也杀人了。在三天里……她杀了她自己。”


  http://apartmani-prigradica.com/book/29005/213053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apartmani-prigradic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apartmani-prigradica.com
下载永利网app 澳门新莆京在线登录 必威体育betway betway必威中文官网 betway必威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手机版 必威体育精装版app下载 必威体育app下载 威澳门尼斯人手机版下载安装 金沙彩票手机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