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官网手机版app下载

笔趣阁 > 地球上线 > 67.第六十七章

67.第六十七章


唐陌花了两个铜币,从一个穿花裙子的魁梧大汉手中买到了码头的具体位置。怪奇马戏团七天后就会举行惊喜之夜的演出,他们租下了地底人王国最好的地段,在王国中心人流量最大的广场扎下帐篷。码头却在五公里外。

        走了二十分钟,唐陌抬头,看到码头船只的帆布高高挂起。他转首看向傅闻夺,两人点了点头。唐陌将面罩拉紧,他双手插在口袋里,步调轻快地走向码头。傅闻夺消失在他的身边。

        唐陌走向码头,注意力一直放在四周。他时刻警惕可能出现的玩家,然而当他观察周围的人时,并没有发现有哪个像玩家的。一切风平浪静,唐陌成功地走到一艘巨大的大船前。他看了眼帆布上醒目的“怪奇马戏团”五个字,走上甲板。

        “这是怪奇马戏团的船?”

        话音落地,两个正在甲板上干活的马戏团成员扭头看向唐陌。他们一看到唐陌头顶悬浮着的字母,赶忙走过来。一人恼怒道:“这都多久了,怎么现在才到?喷嚏精早就去找你们了。B先生,钱我们都给了,你们别想偷懒!A先生呢?”

        唐陌淡淡道:“他肚子疼,上厕所去了。”

        高个子的马戏团成员摆摆手:“赶紧把那只怪物带走,它吵死了,一晚上都没让人睡个好觉。团长已经去王宫给尊敬的国王、王后发去了邀请函,他走之前吩咐说,惊喜之夜到来前,不要将那只恶心的怪物带进马戏团。团长得到情报,那些小偷一直想偷走这只怪物,他们在马戏团附近设置了很多陷阱。”

        唐陌皱眉:“七天内不能把怪物带去马戏团?”

        矮个子的马戏团成员插嘴道:“那当然,那些小偷早就在广场布好天罗地网了,你赶着去送怪物吗。”

        “那就是说,我要在第七天,才可以把怪物送去马戏团?”

        高个子:“准确来说是第七天晚上。”

        矮个子“一秒钟都不可以提前。”

        高个子:“喏,关着怪物的笼子你看到了,就在那儿。我好心提醒你一句,这只怪物它怕光,怕极了光。你要是把它放在光线下十分钟,它就会脱水而死。你可别让它死了,团长说要亲手解剖它的。”

        唐陌:“我知道。”

        唐陌大步走到一辆马车前。

        这辆巨大的马车高约三米,宽两米,长四米。它沉甸甸地被人摆放在帆船的甲板上,唐陌试着拉了拉它的车辕,他用了五分力,竟然只拉动了半米的距离。随着他拉车的动作,马车里传来一道沉闷的撞击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愚蠢地撞上了马车的墙壁。

        唐陌沉思片刻,转首问道:“马呢?”

        说是马车,连匹马都没有,只有车轱辘,上面放了一个黑漆漆的笼子,用黑布罩着。

        一听这话,高个子成员反而怒了:“哇,你还要马?有车给你就不错了,要啥马!”

        矮个子拉住他:“别理他,不就是个手不能提的侦探,连马车都拉不动,不知道团长为什么要高薪聘请他们看管这只怪物。要我说,就该让我们继续看管。不就是一只怪物么,还能让它跑了?真要是有人来偷,我就一拳砸穿他的鼻梁。”

        两个马戏团成员吹完牛,也不再管唐陌,自顾自地说起晚上去香蕉酒馆喝酒的事。

        唐陌对他们也没兴趣,他双手拉起车辕,稍稍用力,沉重的重物在笼子里又撞了两下墙。很快唐陌便稳住了速度,拉着马车一步步走下船。

        因为这怪物太重,唐陌走路的速度并不快。他每一步踩在地上,都留下一个半厘米深的脚印。车轮滑过地面,两道深深的车辙子烙进泥土里。等唐陌适应了这个重量后,他渐渐加快速度,走出码头。

        一路上,不少人都好奇地看过来,似乎想看看这么大的笼子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

        唐陌戴着面罩,淡定地走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中。突然,他目光一瞥,看向人群中一个矮小的中年男人。这中年男人没想到这么多人,唐陌会忽然看他。他眼神一变,扭身就跑。唐陌双手拉车,微微勾起唇角,看着这男人跑走的方向,面罩下的脸上浮起一个淡淡的微笑。

        不过多时,巨大的马车离开码头。唐陌在街上拐了几个弯,消失在弯弯绕绕的巷子里。

        将马车和笼子安放在一个废弃的小楼里,唐陌扭了扭脖子,松松筋骨,坐在地上休息。他耐心地等着,十分钟后,两个男人被扔在了地上。唐陌看了这两人一眼,抬头看向傅闻夺:“就两个?”

        一身铠甲的古怪骑士从黑暗里走出来:“他的同伙只有这一个。他在码头饶了五分钟的路,才去找这个同伙接头。然后我就把他们抓过来了。”

        唐陌摸了摸脸上的面罩,确定自己的脸不会被看到后,走上去,踢了踢地上的两个玩家。他本想开口说话,突然意识到自己得装得更像地底人一点。他的脑海里闪过各种地底人BOSS,比如马赛克、马里奥、匹诺曹、圣诞老人……最后唐陌眼前闪过了一个玩家的身影,他沉默片刻,决定模仿这个人。

        唐陌头一歪,不怀好意地嘻嘻一笑:“你们就是要来偷怪物的小偷?”

        那两个玩家被傅闻夺打得半死不活,但他们毕竟身体素质好,傅闻夺也没给他们致命的伤。两人眼珠子一转,互相看了一眼。矮瘦男人先说:“什么怪物,我们不是小偷。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打人,还把我们绑到这里?我们可是地底人王国的公民,你们这样是侵害了我们的公民权利,要被王国卫兵通缉的!”

        地底人王国的公民权利?

        唐陌没想到这两个玩家居然还知道这么多东西。不过他们已经通关了黑塔一层,知道这种信息也十分正常。唐陌继续模仿白若遥,恶心地笑了一声,拿起地上一根木棍,戳了戳其中一个玩家的脸:“你们想偷东西,王国卫兵第一个要抓的是你们,不是我们。”

        “你凭什么说我们要偷东西?”

        “就是!我们偷你们什么了?”

        从头到尾,这两个玩家就没有看唐陌和傅闻夺的头顶一眼。他们仿佛真的看不见唐陌二人头顶上悬浮着的两个字母,只是个正正经经的地底人王国的公民。

        唐陌本想开口,傅闻夺直接道:“放走不行,他们接下来还会继续来偷怪物。维克多,杀了他们?”

        唐陌一愣。过了几秒他才反应过来这句“维克多”是在叫自己。压住心底奇怪的感觉,唐陌道:“那就打死好了,唐吉。”

        两个玩家惊骇地睁大眼,急道:“别杀我们,我们真的没想偷东西,我们只是普通的公民……”

        砰!

        砰!

        傅闻夺收起手,他凌厉干脆的两个手刀,直接将这两个玩家劈晕。确定两人已经晕死过去后,唐陌松了口气,不再装成白若遥那副蛇精病的样子。他转首看向傅闻夺:“没受伤吧?”

        傅闻夺:“没有。”

        唐陌低头看着这两个玩家,皱眉道:“本来以为会多抓到几个玩家的,没想到就这两个。其他玩家隐藏得太好,他们十有八|九刚才也在码头,悄悄观察我,但是他们并没有露出马脚。只有这个人,”唐陌瞅了眼昏死的矮瘦男人,“太蠢了,暴|露了自己。”

        在进入码头前,唐陌就和傅闻夺分开,一人在明、一人在暗,分头行动。

        之所以要分头行动,一是因为这样可以给那21个玩家造成心理压力。唐陌大大方方地出现在码头上,他本身就是一枚国王的金币。如果那21个玩家一开始就想动手抢怪物,只看到唐陌一人,他们可能会停止行动。因为还有一个A先生不知道躲在哪里,他们需要小心警惕。二是因为唐陌和傅闻夺想借机抓住一些玩家,减少自己的对手。

        走在去码头的路上唐陌才知道,怪奇马戏团这两天就要偷渡怪物的消息传遍了地底人王国。所有地底人都知道那只奇葩的怪物即将抵达码头了,很有可能,那21个玩家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只要他们知道,他们就会前往码头,看看情况。

        唐陌和傅闻夺头上顶着两个字母,不可能隐藏自己的身份,但他们可以。他们完全可以藏在码头的人群里,偷偷地观察自己未来的对手,获取更多信息。唐陌几乎无法发现他们,他们却可以清晰地看到唐陌。

        只有这个矮瘦男人……

        “所有人更好奇的都是我拉着的那辆车,想知道笼子里到底是什么怪物。除了这个家伙。”唐陌摘下面罩,透了透气,无奈道,“他的视线在我身上停了一分钟。比起箱子,他更想观察我,更想看看我这枚国王的金币到底有什么样的实力。”

        傅闻夺道:“只可惜,那二十一个玩家里,只有他一个人这么蠢。”

        唐陌道:“这两个人实力怎么样?”

        “不怎么样。纯粹的武力的话,这个人比杰克斯稍微差一点。”傅闻夺淡淡道,他指了指高个子男人,又指向矮个子男人:“这个人武力很差,异能是一只会飞的麻雀。他的麻雀叫起来非常吵,似乎是音波攻击。我很快解决了他们,所以没受到什么影响。”

        唐陌:“看样子这两个人放在黑塔一层里,绝对不会高于平均水平。”顿了顿,唐陌看向傅闻夺:“你不把头盔取下来透透气吗?”

        笨重古怪的银色头盔将男人的面容藏在其中,傅闻夺声音低沉:“不用。”

        唐陌:“附近没有玩家。”刚才他为了避开玩家的跟踪,特意使用了“一个很快的男人”。每天只能使用三次,但是为了甩开可能跟踪在身后的玩家,唐陌还是使用了这个异能,加快速度,来到这个废弃的小楼。

        傅闻夺:“……头盔太重,不是很好戴。”所以干脆不摘了。

        唐陌:“……”

        两个玩家已经晕死过去,天色渐渐变暗。到这个时候,唐陌和傅闻夺终于有时间,看看自己即将看守的这只怪物长什么样。两人走到巨大的笼子跟前,傅闻夺一只手拉住黑布的一角,转首看向唐陌。

        唐陌:“你打开吧。”

        下一刻,黑布被人快速掀开,笼子里的怪物出现在两人面前。

        昏暗的光线下,一只庞大如巨蟒的怪物屈身盘在笼子里,正在愚蠢地用脑袋顶笼子上的钢筋,好像这样就能把钢筋顶断。突然黑布被人摘了,这傻怪物呆愣愣地僵在半空中,过了五分钟才反应过来,呆呆地抬起脑袋,看向自己面前的两个地底人。

        唐陌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看到这只怪物,他在心底叹了口气。

        傅闻夺的目光在大蚯蚓的身上扫了一圈:“是条蚯蚓?”

        唐陌:“嗯,还是条大蚯蚓。”

        傅闻夺点头:“这条蚯蚓确实有点太大了,有资本成为马戏团用来展示的宝物。不过……”声音戛然而止。傅闻夺停顿了许久,惊讶道:“你刚才听到那个声音了吗?”

        唐陌面无表情:“嗯,听到了。”

        傅闻夺敏锐地察觉到了唐陌的无语,他道:“你认识这只大蚯蚓?”

        唐陌意味深长地看着这只呜呜呜哭起来的蚯蚓,恨铁不成钢地说:“认识,很早就认识。两个月前,我参加了一个S级副本,就是安全级别的副本,是洛风城取的名字。那个副本的主线任务是杀死看守这只蚯蚓的一个马戏团成员,最后我顺手把这只蚯蚓放了。”

        傅闻夺:“是你把这只蚯蚓放了的?”

        “如果没搞错,它确实是被我放走的。”唐陌看了眼大蚯蚓,“像它这么蠢的蚯蚓,又这么大,应该不会有第二只了。”

        傅闻夺声音平静:“说说那个副本。”

        唐陌如实说了出来。

        漆黑寂静的小楼里,一只大蚯蚓嘤嘤嘤地哭着,不停地喊肚子饿、想见妈妈。如果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只哭得梨花带雨的大蚯蚓它压根没流一滴眼泪,纯粹是在假哭!可它哭得跟真的似的,一边哭还拿大脑袋去顶笼子,顶累了就趴着歇一会儿,接着继续顶。

        确定自己要看守的怪物还是大蚯蚓后,唐陌当然不会隐瞒“杀死比尔”副本里的事情。副本里的每个细节都可能是重要信息,他会和自己的队友分享,以免未来七天因为信息不通而造成合作失误。

        与此同时,码头旁的一个小木屋里。

        五个玩家围聚在一起,中间是一个方形沙盘。一个年轻的短发女人将这个沙盘抹平后,拿起一根树枝,轻轻地在沙子上画了起来。她画得很快,没几下便画出了一根根线条。最神奇的是,随着她的动作,一张地底人王国的地图慢慢显现在了沙盘上。

        这不是一张完整的王国地图,这张地图呈现以长条形,从码头起始,到一条宽广的大街。

        画完最后一笔,短发女人收起手,道:“他就是在这里消失的。我和老李跟到这里,确定他已经发现了我们,但是只是一眨眼,他就消失了,凭空消失。”

        被叫做“老李”的中年男人赞同道:“不错,我保证我没眨眼,可他就消失在大马路的中间。”

        五人中间,一个戴着眼睛的斯文男人思索片刻,说道:“我以前也遇见过速度很快的黑塔怪物。”

        短发女人看向他:“那队长,接下来怎么办,我们已经跟丢了。我敢保证,不仅是我跟丢了,其他三个队伍也肯定跟丢了。除了我们,跟踪那个B先生的还有三批人。保守估计,我们这个集结副本里,至少有五支队伍存在。”

        一个年轻男人不解道:“五支队伍?不是只有四批人跟踪那个B先生吗?”

        老李笑道:“你又傻了。小陈,在码头上不是有个男人被B先生发现了吗。我估计他应该已经被A先生、B先生解决了。如果他还有同伴,那就更糟糕了。他或许会去找自己的同伴,假设A和B聪明一点,不会先抓他,而会等他找到同伴后,一起抓住他和队友。他要只是一个人还好,不拖累队友。但集结副本很少有单人进入的,咱们都是一群人一群人的进。我估计他们的队伍已经被那两个地底人侦探杀死了吧。”

        小陈摸了摸脑袋:“嗨,我管这个干什么。这种东西问队长和林姐就好,我就是打架的。”

        五人笑开。

        眼镜男慢慢敛住笑意,他伸出手,在沙盘上画了一个圈。他所画的圈在唐陌消失的那条街附近,画完这个圈后他想了会儿,又擦掉画了一个更大的圈。他说道:“选择在这里失踪,肯定有深意。很有可能,A先生、B先生就在这里落脚。马戏团那边林艺你继续跟进,他们可能会把怪物送去马戏团。其他人和我一起,明天咱们去这附近看看。”

        “好!”

        名叫林艺的短发女人低着头,认真地看着眼镜男画出来的圈。许久后,她问道:“A先生、B先生真的是地底人吗?队长,我刚才想到,他们有没有可能是玩家,和我们一样。”

        眼镜男眯起眼睛:“这个可能性太低了。”

        老李道:“小林,集结副本‘怪奇马戏团的惊喜之夜’只有达到黑塔一层水平的玩家才可以进入。换句话说,我们21个玩家全部至少通关了黑塔一层,里面或许还有通关黑塔二层的大佬。全世界目前没有一个玩家成功通关黑塔三层,玩家再厉害,也只通关了黑塔二层。如果A先生、B先生是两个玩家,那他们要面对的至少是21个黑塔一层玩家。哪怕他们都是黑塔二层水平,也不可能嬴。”

        小陈也应和道:“就是,队长说过,黑塔游戏最重要的一个原则是公平。让两个玩家和咱们21个玩家对抗,这也太不可能了吧。除非黑塔觉得那两个玩家能打败咱们21个人,别闹,这怎么可能。就算他们是黑塔二层水平,也不可能啊。二层和一层水平相差有这么大么,我不信。”

        林艺点点头:“我就随便说说。”

        老李笑道:“女人的第六感?你还真别说,队伍里有个女人真好,嘿嘿嘿……哎哟!”

        年轻女人收回自己的脚,高冷地离开小屋,潜入夜色,向马戏团的方向而去。

        香蕉酒馆,某包厢。

        光线昏暗的狭窄包厢里,徜徉着浓浓的血腥味。又或者说,整个香蕉酒馆里都是这种味道。天色一暗,无数地底人涌进这家远近闻名的酒馆,点上一杯腥辣可口的香蕉酒。酒馆里全是男人们的汗臭味,还夹杂着一丝脚丫子的臭味。

        包厢里,一个光头男人拿着一桶香蕉酒,大口喝尽。当他把酒喝完后,桶里露出了一只断了的人手,这只手的中指上居然还戴了一枚戒指。光头男人把这枚戒指拔了下来,他旁边的漂亮少年好奇地凑过去一看,嘿嘿笑道:“不讲究,这个香蕉酒馆真的一点都不讲究。”

        光头男把少年推开:“滚滚滚,老子喝酒你看什么。未成年不能喝酒不知道?”

        少年舔了舔牙齿:“我人都杀过了,还不能喝酒?”

        光头男理都不理他。

        四个人坐在这个包厢里,除了少年,其他三人都点了香蕉酒。一个年轻女人拿起酒杯尝了一口,就嫌弃地放到一边。她道:“咱们今天不去跟踪B先生,真的没问题?他要是把怪物藏起来、最后一天再送去马戏团,咱们得手的机会就更低了。”

        “不是有队伍去跟踪了么,四个队伍呢。”光头男想学地底人的样子,试着吃一口这只人手。但他才咬了一下,就赶忙放到一边。吃人这种事他还是做不到,喝血酒倒是可以。“他们去跟踪就好了。他们跟踪B先生,我们杀了他们,不就知道B先生在哪儿了?”

        这话在理,漂亮少年拍拍手,兴奋道:“那咱们明天去杀谁?我把虫子放到三个蠢蛋身上了。”

        “随便。想杀谁杀谁!”

        女人双手抱臂,冷冷地盯着眼前这三个人,她冷声道:“那个B先生我觉得有点眼熟,好像在哪儿看过。”

        光头男看向她:“你见过这个BOSS?是在哪个副本里?”

        女人想了想:“不记得了,我去过的副本太多了。”

        坐在旁边、一直没说过话的中年男人开口道:“那个B先生露了半张脸,看上去长得还可以,是个小白脸。啧,你该不会是看到小白脸就不行了吧?”

        女人怒道:“滚!”

        光头男打圆场:“好了好了,他们地底人长得和人类没什么分别,长得像也有可能。我看那个小白脸的眼睛挺像以前一个华夏明星的,叫什么来着……反正很红的那个,我以前女朋友也喜欢他来着。”

        少年危险地笑了一下:“等杀了他,把他的眼睛挖出来,慢慢看像不像好了。”

        年轻女人狠狠地瞪了这三个人一眼,刷的起身离开包厢,走出乌烟瘴气的香蕉酒馆。

        类似的情况,还在许多地方发生。

        有的队伍是三个人,有的队伍是四个人。他们聚在一起,商讨第二天的对策。

        “一个很快的男人”异能实在太过逆天,唐陌甩开所有人的跟踪,还和傅闻夺里应外合,直接抓住两个玩家。在第一天,他们就成功地将大蚯蚓藏了起来,打了21个玩家一个措手不及。

        因为身体素质提升、不需要睡觉,傅闻夺坐在笼子旁低头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什么。唐陌见他半天没动,以为他戴着头盔睡着了。他轻手轻脚地走到笼子前,低头看着这只巨大的蚯蚓。

        蚯蚓顶笼子的动作停了下来,丑萌丑萌的大蚯蚓用那极其丑陋的脑袋对着唐陌,仿佛在看他的脸,想认一认他是谁。

        唐陌静静地站在原地,任由大蚯蚓看。大蚯蚓歪着脑袋,就这么看了他半天。忽然,它用脑袋蹭了蹭笼子的钢筋,似乎是想要碰唐陌。

        看来是认出来了。唐陌伸出手,摸了摸大蚯蚓的脑袋,同时暗自想着如果自己再拿到一滴蚯蚓的眼泪,会不会也能成为道具,可以治愈伤口?想到就去干,唐陌已经开始思考,自己该怎么再得到一滴蚯蚓的眼泪了。然而这时,一道声音在屋子里响了起来——

        “这个地底人是谁啊,看上去有点眼熟。呜呜呜肚子好饿,好想吃东西。他的手看上去挺好吃的样子……”

        唐陌:“……”

        刷的抽回手,大蚯蚓一口咬空。

        唐陌面无表情地盯着眼前这只白眼狼大蚯蚓。唐陌并没有戴面罩,这才过去两个月,它就认不出自己的救命恩人了,还要吃了救命恩人的手。

        这次唐陌再不犹豫,他就是剁了这只蚯蚓,也要从它身上再得到一滴蚯蚓的眼泪,不管新的眼泪能不能治愈伤口,必须让这个家伙哭!正在这时,一道沉闷的笑声从身边传了过来。唐陌转头看去。

        “……你没睡?”

        造型奇葩的钢铁骑士晃悠悠地抬起头盔,看着唐陌:“七天不睡还可以。”言下之意是未来七天都不打算睡了。

        唐陌咳嗽了两声:“现在我们已经把这只蚯蚓藏住了。前四天那些玩家应该都不会做出太大动静,他们以为我们是地底人,这里是地底人王国,是我们的地盘,不会轻举妄动,会尽量获取更多的信息。直到最后一天,才是真正的决胜局。藏也没有用,第七天我们必须要把大蚯蚓送到马戏团。到时候,他们就知道了我们的位置,会来攻击。”

        傅闻夺点头:“你要休息吗?”

        唐陌可以很久不睡觉,但连续七天不睡对他来说也有一定压力。他说:“我先睡一会儿。”

        傅闻夺:“我守夜。”

        唐陌径直地走到傅闻夺的身边坐下,他靠着一根残破的柱子,闭上眼睛睡觉。他需要和自己的队友待在一起,越近越好,这样万一有突袭,两人才好一起行动。

        漆黑的夜晚,大蚯蚓撞了一会儿笼子,慢慢睡着了,打起了呼噜。

        唐陌原本是靠着柱子睡的,傅闻夺坐在一旁。他全身武备,被铠甲包得严严实实,看不到一点皮肤。忽然,一个脑袋靠上了他的肩膀。傅闻夺微愣。下一秒,他淡定地伸出手,把唐陌的脸推了回去。

        唐陌:“……”

        唐陌其实在不小心碰到傅闻夺的肩膀时就醒了。他本来已经睡够了不想再睡,但傅闻夺这么耿直地把他的脑袋推回来,他眼皮子一跳,不大好意思这时候醒过来,太尴尬。

        唐陌的脑袋靠着柱子,嘴角一抽,继续装睡。

        一夜过去,阳光洒向大地前,唐陌睁眼起身,从地上拿起黑布,直接将笼子盖住。

        大蚯蚓的咕噜泡一下子破了,它懵逼了片刻,又想起正事,继续一遍遍地顶笼子:“呜呜呜好饿,呜呜呜想妈妈,呜呜呜呜……”

        就冲它之前想吃唐陌的手这一点,唐陌三天内也不会给它任何吃的,必须这么饿着。

        第二天到来,唐陌和傅闻夺仔细检查了一下周围环境。他们并没有找到任何玩家的踪影,看来那些玩家还没找到这栋小楼,没发现他们。

        唐陌:“初步计划成功了,不出意外,他们找不到这里。”这里距离唐陌消失的地方太远,几乎隔了小半个王国都城。“这个游戏真正重要的不是如何打败那21个玩家,而是在保命的前提下完成任务,把大蚯蚓送去马戏团。底下就是六天后我们怎么把大蚯蚓送去马戏团。”

        事实上,唐陌从没想过真的要和21个玩家面对面地硬抗。他有信心从19个玩家(有两个已经被他们抓住了)的夹击下突围,但真的要打败那么多玩家,他的把握只有一成。加上一个傅闻夺,把握三成。

        他要的一直是赢得游戏。

        这个游戏至此已经成功了一半,最后一半是第七天。

        唐陌已经想出一个主意:“我在通关那个S级副本的时候,发现这条蚯蚓有个特点。它很会钻洞,打地洞非常快。这样,在这六天里我们可以……”

        一道清脆的童声打断了唐陌的话,他错愕地听着这个声音脸色慢慢沉了下去。

        “叮咚!作为地底人王国最厉害的侦探,聪明的A先生、B先生将那些愚蠢的小贼耍得团团转。21个人类玩家恼羞成怒,他们并不知道,A先生、B先生从未将他们放在眼里。愚蠢的人类啊,这就是你们的手段吗?”

        “触发效果‘来自名侦探的鄙视’。”

        “‘来自名侦探的鄙视’:每隔三天,中午12点,21个玩家可得知怪物的位置信息。”

        “叮咚!来自地球的少年啊,勇敢地打败助纣为虐的A先生、B先生,拯救可怜的怪物吧!”

        傅闻夺:“……”

        唐陌:“……”


  http://apartmani-prigradica.com/book/29005/200080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apartmani-prigradic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apartmani-prigradica.com
下载永利网app 澳门新莆京在线登录 必威体育betway betway必威中文官网 betway必威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手机版 必威体育精装版app下载 必威体育app下载 威澳门尼斯人手机版下载安装 金沙彩票手机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