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官网手机版app下载

笔趣阁 > 地球上线 > 53.第五十三章

53.第五十三章


唐陌将自己刚刚从鞋油狼身上得到的黑色鞋油递给了铁鞋匠。

        铁鞋匠看到这滴鞋油,脸上露出一种很无趣的表情,  似乎很不乐意看到唐陌找到鞋油。他接过鞋油,  鞋油在他宽厚的手掌里来回晃荡。他掂量了一会儿,  哼了一声:“没想到,  还真让你找到了一滴鞋油。但是,这只是一滴鞋油,  一滴!我的鞋油呢!”

        唐陌转首看向角落里的邢峰。

        邢峰一直没说清楚这个副本的所有内容,被唐陌冷冷地盯着,他赶紧道:“铁鞋匠要的鞋油是……是可以重复使用的。杀死一只鞋油狼只能得到一滴鞋油,用完就没了。这次铁鞋匠走了以后,  他三个小时后还会来,他还会要更多的鞋油。”

        “没错!”铁鞋匠挥舞锁链在墙上狠狠砸了一下,砸出一道裂痕。他凶狠地瞪着唐陌:“你这个人类还说是我铁鞋匠最好的朋友,要来帮我找鞋油,  结果就用这种劣质鞋油来敷衍我。这种鞋油只能修复一双鞋子,  我铁鞋匠是地底人王国最好的修鞋匠,  每天要修无数双鞋子,这一滴鞋油哪里够!”

        唐陌的目光在那条几乎将墙壁劈碎的裂痕上扫过,他看向铁鞋匠:“你的鞋油是什么样的?”

        询问铁鞋匠“鞋油在哪里”这种问题显然毫无意义,铁鞋匠要是知道鞋油在哪里,他肯定能找到,不需要开启这个现实副本。当然不排除他故意捉弄玩家,  想接机吃了玩家。

        邢峰说过,  鞋油就在副本里。不是在唐陌这儿就是在傅闻夺那儿。那么只需要知道鞋油到底是什么样的,  就可以找到真正的鞋油。

        铁鞋匠不满道:“你连鞋油是什么样的都不知道,就敢说帮我找鞋油?你这个人类,这不就是鞋油吗!”铁鞋匠将掌心里的黑色鞋油露出给唐陌看,“你快点找到我的鞋油!三个小时后我再来这里找你,要是你没有找到我的鞋油……”

        铁鞋匠的嘴边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他吞咽了一口口水,拿着唐陌刚刚给他的那滴鞋油,离开了办公室。没一会儿他粗重的脚步声就消失在走廊里。唐陌立即走出去一看。铁鞋匠凭空消失,工厂的大门依旧没有打开。

        唐陌仔细检查了一下其他办公室,并没有变化。

        这次当唐陌回到办公室时,他踮起脚尖将卡在门框里的石头取出来,抬头看向墙角里的邢峰。

        这个瘦骨如柴的玩家身体一抖,不用唐陌说,赶忙道:“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这个游戏就是个找鞋油的游戏,每三个小时铁鞋匠都会出现,询问你有没有找到鞋油。如果没找到真正的鞋油,可以暂时用鞋油狼变成的劣质鞋油代替。但鞋油狼每三个小时都会多出现一只,铁鞋匠每次要的鞋油也会多一滴。所以三个小时后,会有两只鞋油狼出现在门口,然后铁鞋匠也会要两滴鞋油。”

        唐陌思索半晌:“鞋油不够怎么办?”

        找不到真正的鞋油没关系,可以用劣质鞋油代替。但如果没能杀死足够数量的鞋油狼(鞋油狼五分钟就会消失),会怎么样?

        邢峰仿佛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他本就干枯的眼睛更是瞪大。

        唐陌又问了一遍:“会怎么样?”

        邢峰颤抖着抱住自己浑身是洞的身体:“……鞋油的数量不够,那就用你的血,当鞋油。”

        唐陌目光一凛。

        一个小时后,电脑屏幕再次亮起,唐陌赶紧按下通话键。

        傅闻夺的脸出现在屏幕上,唐陌看到他的模样,瞬间愣住。

        男人仿佛刚刚从水里出来一样,水珠将他的头发打湿,一束束地落在额前,衣服也湿答答地黏在身上。一滴水从傅闻夺的下巴上落下,砸到地上。他伸出手将额头前被水打湿的头发全部捞向后,露出一双坚韧漆黑的眼睛。

        唐陌和鞋油狼战斗时受了一点小伤,但他身体素质好,脸颊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大半,只有一道浅浅的印子。反观傅闻夺,他虽然没受什么伤,但唐陌却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如此……凄惨的样子。也不能说是凄惨,只是唐陌没想到这个男人也会这么狼狈。

        “唐陌?”

        被对方察觉到自己惊讶打量的视线,唐陌咳嗽一声,转开话题。他没浪费时间,直接说出自己刚才的遭遇:“……所以我现在已经度过了第一个‘三小时’。再过两个小时,我将要面对两只鞋油狼,必须在五分钟之内杀了它们。不能使用异能和道具,两只鞋油狼我还能应付。”但更多的就不好说了。唐陌继续道:“你刚才碰到了什么?”

        “《开心问答》。”

        唐陌:“什么?”

        傅闻夺声音平静:“一个类似于益智问答类的游戏,主持人询问我一些奇怪的问题。不知道一共有多少题,也不知道答对了会有什么奖励。但是答错了会接受惩罚。刚才我在第二道题的时候答错了,惩罚是被洪水冲刷一个小时。”

        唐陌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个男人会是这般模样。但是他更想知道的是:“你的游戏内容是这样的话,和找鞋油有什么关联?”他的游戏至少还和鞋油有联系,但傅闻夺参与的这个问答游戏是什么,和任务毫无关系?

        傅闻夺抬头看他:“确实和游戏内容有关。一共有三个问题。”

        唐陌认真地听着。

        “第一道题询问我,黑塔一层的世界里谁最爱捉弄偷渡客,我猜对了。第二道问题,怪物世界里谁吃的偷渡客最多。我曾经在你口中听说过狼外婆这个名字,我就选了它,但正确答案是大鼹鼠。”

        唐陌一惊:“大鼹鼠?”

        傅闻夺意识到:“你曾经见过这个怪物?”

        唐陌点头:“我就是从它那儿得到陌陌的。”

        傅闻夺:“主持人解释它吃的偷渡客最多,是因为它在怪物世界里级别比较低,现在很多玩家都没有通关黑塔一层,还没资格见到另外三个怪物。其他三个答案的怪物也非常想吃偷渡客,但大鼹鼠见到的偷渡客最多。光是上周它就吃了163个偷渡客。”

        这样的问题哪怕是交给唐陌,他也很难回答正确。“那第三个问题呢?”

        “第三个问题,”一缕沾了水的头发从头顶滑落下来,挡在了傅闻夺的额前,他一字一句道:“哪样东西,所有玩家都见过。A灰姑娘的水晶鞋,B圣诞老人的雪橇车,C国王的金币,D……”傅闻夺凝视着唐陌,“铁鞋匠的鞋油。”

        唐陌冷静地分析道:“答案是D。”

        “是。”

        这个答案必须是D,也只能是D。

        水晶鞋唐陌和傅闻夺都没见过,不可能成立。雪橇车他们两个人见过,但哪怕是平安夜当晚,也不一定所有玩家都见到了圣诞老人和他的雪橇车。至于国王的金币,匹诺曹是用它来欺骗唐陌,不代表其他平安夜副本也是同样的欺骗手段。

        只有铁鞋匠的鞋油。

        必须是鞋油,因为傅闻夺参与的游戏必须和鞋油有关。

        唐陌道:“这个问答游戏是在给你提供寻找鞋油的线索。那么七成可能性,鞋油在我这里。你提供线索,我寻找鞋油。而这第一个线索就是——全世界玩家都见过铁鞋匠的鞋油。”

        这句话落下,连唐陌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哪怕是黑塔,说不定都有玩家因为憎恶等种种原因,不愿意去见它,躲在深山老林避世。为什么黑塔敢说全世界的玩家都见过铁鞋匠的鞋油?

        “铁鞋匠的鞋油肯定是一件地球上也有的东西。”否则不可能人类都见过,唐陌分析道:“我会在这两个小时内尽力地搜一搜这个食品加工厂,看看能不能找到符合要求的东西。”

        傅闻夺颔首:“我这里的问答游戏进入了广告时间,两个小时后才会开启第四个问题。”

        唐陌定定地看着屏幕里的傅闻夺,许久后,他道:“傅先生,现在我把我知道的所有关于黑塔世界的信息告诉你。”

        傅闻夺勾起唇角。因为头发上全是水,他的头发不受控制地又往下落。他再伸出手将这些落下的头发捋回去。他颔首:“好。”

        有些话不用点明,唐陌知道,他该把自己知道的信息说出来了。

        这个游戏是双方合作游戏,傅闻夺要是失败了,他的生死不提,唐陌无法得到关于鞋油的信息。必须说出自己知道的所有消息,不只是为了傅闻夺,更是为了唐陌自己。

        十五分钟后,两人通话结束。

        唐陌走进食品加工厂寻找那个“全世界玩家都见过的东西”。

        这家食品加工厂的厂房占地约两千平方米,唐陌拿着发光的石头仔细地寻找着厂房的每一个角落。他速度很快,从厂房的最东面开始排查。最东面的墙壁上靠着的是员工的杂物柜。他将每一个柜子都打开翻查一遍,再接着往下找。

        全人类都见过的东西,这个范围还是太广了。

        除去眼盲的人什么都见不到,人类都见过的东西有水、阳光、空气(虽然看不见但它真实存在)……阳光和空气不太现实,唐陌从一个员工的柜子里找到了一瓶喝到一半的矿泉水。他看了片刻,将这瓶水塞进自己刚刚随手拿的一个塑料袋里。

        唐陌再找了一会儿。他看到厂房的窗台上放着几盆多肉盆栽。

        月光下,这几盆多肉早已枯萎发黄。唐陌挖出了一些泥土放进自己的塑料袋里,继续寻找。

        两个小时倒计时结束时,唐陌检查了三分之一个厂房。他听到一道沉闷的撞门声从另一间办公室的门后传来。

        鞋油狼出现了。

        唐陌快速地将手里的塑料袋放进一个抽屉里藏好,从口袋里掏出自己刚刚在员工柜子里发现的一把小水果刀。他的身上全是饼干和糖果的碎屑,这是他之前故意粘到身上的,防止鞋油狼和真实的狼一样嗅觉灵敏,一下就察觉到他的所在。

        唐陌握着水果刀,一步步走向办公区。

        在那间办公室里,这两匹鞋油狼十分聪明,它们配合默契,依次撞击着办公室的大门,撞的整个墙壁都在随之颤动。

        砰砰砰的声音在空旷寂静的厂房里回荡,听着无比刺耳。

        唐陌轻手蹑脚地走到办公区的边缘,抵墙而站,听着门内的动静。大约撞了四五回,当一道剧烈的破碎声后,狼尖锐的啸声破门而出。两匹狼的鼻子里喷着浓臭的热气,四爪扒着地面,一双幽绿的眼睛在黑夜中四处探索,寻找人类的踪影。

        唐陌将整个身体藏在墙后,距离他三米的地方就是两匹穷凶恶极的狼。

        这两匹狼很有耐心地寻找着,忽然,最里侧的办公室里,邢峰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东西,那东西掉落在地上发出一道清脆的声音。

        两匹狼咆哮一声,四爪蹬地,冲向办公室。

        正在同一时刻,唐陌以最快的速度从两匹狼的身后冲了出来。两匹狼听到他的声音,赶忙想要回头再攻击他,但它们的身体飞跃到空中根本无法转向,唐陌便挥舞着锋利的水果刀,划向后面一匹狼的脖子。

        这匹狼在紧要关头伸出爪子,挡住了唐陌的这一刀。

        “砰——”

        后狼摔倒在地,血液流了一地。它一只爪子被唐陌割断,狼狈地想要站起。前狼见状朝唐陌发出怒吼,它冲向唐陌。唐陌挥刀而下,避开这锋利的爪子。

        鞋油狼的前肢贴近地面,狼眼直勾勾地盯着唐陌。它突然暴起,唐陌侧身避开。谁料另一只断了腿的狼竟然从后方冲上来,趁机咬住了唐陌的手臂。唐陌一脚将这匹狼踹开,鞋油狼从他的手臂上撕下一块血肉,落在远处。

        鲜血顺着唐陌的手臂哒哒地流淌下来。

        鞋油狼将这块肉吃干净后才继续看向唐陌。

        两狼一起冲上来,从两个方向同时袭击唐陌。唐陌此时早已顾不上手臂的疼痛,小小的水果刀被他不断挥舞,挡住两匹狼锋锐的爪子。双方缠斗片刻,打了数个来回,其实才过去一分钟。

        一匹狼终究早已失去一条腿、受了伤,唐陌借它双腿无法保持平衡的机会,一刀从它的腹部扎进去,刺穿了这匹狼的心脏。同时他侧过头避开另一匹狼的身后偷袭,伸出手死死卡住了这匹狼的脖子。

        鞋油狼奋力挣扎着,唐陌用尽力气,咔嚓一声掰断了最后一匹狼的脖子。

        两匹狼的尸体落到地上,化成两滴黑色鞋油。唐陌的右臂上血液已经止住,但被咬去的皮肉却无法恢复,他的左腿上也被咬去一块血肉。他捡起自己掉落在地上的水果刀,稍稍平复了一些呼吸,走进办公室。

        办公室里,邢峰早已吓得面色惨白,蜷缩在桌子底下。见到唐陌回来,他手脚并用地爬了出来。看到唐陌手里的两滴鞋油,他不敢置信道:“你居然真的……真的一个人杀了两匹鞋油狼!”

        唐陌看向他。

        邢峰缩回脖子:“你别……别误会,我只是惊讶,你居然真的能把两匹鞋油狼都杀了,还没受什么伤。之前我曾经和一个玩家一起攻击鞋油狼,杀了一匹就已经让我们感到吃力。两匹鞋油狼我们根本无法对付,五分钟内只杀了一匹,还被那两只狼咬断了手。”

        和失去手相比,只是被咬去两块肉、多了一些抓痕,确实算不得什么伤。

        唐陌道:“是另一个玩家断了手?”

        邢峰点点头。

        唐陌摸上口袋里的水果刀,淡淡地看着邢峰:“那两个人是怎么死的。”

        邢峰脸色变幻了一阵,道:“他们是被铁鞋匠抽干鲜血死掉的。每进入一个新玩家,铁鞋匠要求的鞋油数量就会从头计数,鞋油狼的数量也会从一只开始重新增加。但是哪怕是这样,我们也实在打不过鞋油狼,又……又找不到真正的鞋油,所以我们最多撑过第二次,第三次我们就无法给铁鞋匠三滴鞋油。”

        说到这,邢峰害怕地颤抖起来:“不能给出足够数量的鞋油,铁鞋匠就会说……拿你们的鲜血来代替吧。接着,他会用那根钉子,那根铁钉,刺穿我们的身体。你看看我身上的这些洞,”邢峰露出身上那些黑漆漆的洞口,“都是他,都是他打穿的!他的铁钉会吸收我们的血,一滴鞋油大约等于我们身体里十分之一的血,也就是400CC。只差一滴鞋油我们还能承受,但到后来,我们根本打不过那么多鞋油狼,连一滴鞋油都得不到,铁鞋匠就会吸干我们身体里的血,所有血……如果我们这里连续两次无法提供足量的劣质鞋油,铁鞋匠也会去那边,把那边的玩家的血也吸干……”

        唐陌想起傅闻夺所说的三具干尸。

        想来他们也是一样,被铁鞋匠用铁钉吸干了血。

        然而……

        唐陌:“为什么你还活着?”

        邢峰呼吸一滞。

        按照邢峰的说法,他是第一个进入这个副本的,按理说也是第一个被铁鞋匠吸血的玩家,身体情况最糟糕。那为什么在他之后,其他两个玩家全部死了,只有他还活着。

        邢峰不肯回答。

        唐陌拔出小刀,一道清脆的啪嗒声,他一掌将小刀拍进了厚厚的实木桌板里。

        邢峰被这声音吓得身体一跳,唐陌垂眸看他,神情冷漠。

        邢峰张开嘴,过了半天,恐惧道:“我……我说,我全部都说。因为……因为我私底下藏了鞋油。人体每次失去400CC的血是没有问题的,我以前是个医生,我知道。而且现在我们所有人的身体素质都提升了,三个小时内虽然无法把这400CC的血全部恢复过来,但是能恢复很多,对行动没有影响。所以我第一次就没把鞋油给铁鞋匠,用400CC的血代替了。之后我每次都会多存下一点鞋油。还有……还有其他玩家进来,我们是一起打鞋油狼的。因为我第一个进入游戏,黑塔又没提示,我就告诉他们,杀死两只鞋油狼才可以获得一滴鞋油,他们没有人怀疑……”

        唐陌冰冷的目光让邢峰闭上了嘴。

        邢峰觉得有点无地自容,他把身体埋在角落里,不想让唐陌注意到自己。

        片刻后,唐陌道:“你身上还剩下多少鞋油?”

        邢峰头皮一麻,他低声道:“没、没了……我早就没鞋油了。”

        唐陌没再追究这件事,他坐在椅子上,随口道:“你说的很有道理,400CC的血确实不会对人造成太大的影响。甚至作为玩家,失去800CC的血应该也不会有大碍。”

        邢峰茫然地抬起头,看着唐陌,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说这个。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也存下一点鞋油好了。”

        邢峰错愕地睁大眼。

        唐陌双手抱臂,神色平静:“这一次我就存下一滴鞋油,让铁鞋匠抽400CC的血。”

        邢峰完全不理解:“以你的实力,没必要抽血。”

        “谁说要抽我的血了?”唐陌微微侧首,淡笑着看他:“抽你的。”

        邢峰双目瞪大,寒毛耸立。

        五分钟后,唐陌将两滴鞋油交给了铁鞋匠。

        铁鞋匠愤怒地嘀咕道:“那些鞋油狼真是废物!”说完,他再看向唐陌和邢峰,“你们这些没用的人类都给我听好了,快点找到我的鞋油!否则下次我要三滴劣质鞋油,你们拿不出来,就用你们的血来代替!”

        铁鞋匠拖着重重的锁链,砰砰砰地离开了工厂。

        他走以后,唐陌从口袋里又掏出两滴黑色鞋油。这是邢峰刚才交给他的。为了保住自己的命,为了请求唐陌让自己多活一会儿,邢峰把藏着的两滴鞋油交给了他。

        这个老玩家阴到了极致。他把这两滴鞋油藏在办公桌上的咖啡杯里,杯子里全是棕黑色的咖啡,任唐陌也想不到这里面竟然藏了两滴鞋油。但哪怕如此,谁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他藏的所有鞋油。或许在小冰箱的可乐里、盆栽的泥土里,还有更多的鞋油被他藏了起来。

        而且这个玩家不仅心思阴毒,对自己也更狠。他每次用鞋油都用在了刀尖上。他身上的洞确实是被铁鞋匠用铁钉捅出来的,他每次只会给一定数量的鞋油,只要铁鞋匠抽走的血液不至于要他的命,他就不会再多给一滴鞋油。

        唐陌留着他还有用(至少是个备用血库),否则这样心肠狠毒的人,他不会放在身边。现在放在身边了,他也会时刻警惕对方。

        铁鞋匠走了后,唐陌等了几分钟,等到了傅闻夺的视频通话。

        这一次傅闻夺倒还可以,没有像上次那样狼狈。

        两人不浪费时间,简单地交换了一些信息。唐陌道:“你这次得到了什么线索?”

        傅闻夺:“为什么铁鞋匠会贫困潦倒。”

        唐陌皱眉:“因为鞋油狼爱偷吃鞋油。这个黑塔已经提示过了。”

        “是,”傅闻夺道,“但是这是我的第六道题,它问的是地底人王国的十大未解之谜第九——铁鞋匠为什么这么贫穷。”

        唐陌想了想:“这句话肯定是线索。鞋油狼爱吃鞋油。黑塔已经提醒过一次,你那边又用它当作线索提醒了一次。两次加起来,应该是防止我们忽视这个线索。”

        傅闻夺道:“你找到了什么?”

        唐陌将塑料袋取了出来:“水和泥土。刚才铁鞋匠来的时候我把这些东西都拿给他看了。他没有反应,这些不是鞋油。”

        两人一起陷入沉思。

        许久后,唐陌道:“是血?”

        全世界人类都看过的东西:从出生的那一刻,每个孩子都会看见血。那是源自母亲的血。

        鞋油狼爱吃的东西:刚才那匹断了腿的鞋油狼在咬去唐陌一块肉后,迫不及待地吃了那块肉。

        “血?”傅闻夺重复了一遍。

        唐陌又自己否定了这个答案:“如果是血,铁鞋匠早已得到了玩家的血,不会说还没找到鞋油。”

        傅闻夺:“你亲眼看到铁鞋匠得到玩家的血了?”

        唐陌一怔。他缓慢地转首看向墙角里的邢峰。后者往角落里缩了缩。

        唐陌再看向傅闻夺,笑道:“你说的对。下一次,我要亲眼看看铁鞋匠抽人血。”

        视频通话挂断后,杂货间里,傅闻夺紧绷的身体往后倒跌一步,他伸手扶着墙,稳住身形。

        在唐陌看不到的地方,他的右腿脚踝上被刮出一个十厘米长的豁口。这伤口太深,割断了他的脚筋。

        无法使用异能,这条伤口愈合的速度十分缓慢。傅闻夺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过了半个小时,脚筋愈合,伤口也慢慢合拢。

        小电视上,王小甜从屏幕的一段蹦了出来。

        “广告时间结束。大家好,我是你们最爱的小甜甜主持人王小甜!今天又是《开心问答》的答题时刻。哇,很不错哦,傅选手虽然答错了第五题,但是他还是从‘一个小时的烈风刀割’中坚持了下来。难道说,傅选手将成为地底人王国有史以来第一个通关《开心问答》的选手?”

        一阵观众的欢呼声后,王小甜甜甜一笑:“那么不多说,咱们——”

        “请听题!”

        三个小时后,唐陌气喘吁吁地打开视频通话。他先道:“血不是鞋油。三匹狼的实力比两匹狼强大很多,同时应付四匹狼恐怕就是我的极限了。傅闻夺,你得到了什么线索,必须早点找到鞋油。”

        傅闻夺沉默地看着他。

        唐陌皱眉:“怎么了?”

        片刻后,傅闻夺:“这一次没有线索。”

        唐陌愣住。

        很快他反应过来,冷静道:“什么意思?”

        “第九题,铁鞋匠的鞋油具有以下那种特质。A稀有,B融合,C脏臭,D坚硬。”顿了顿,傅闻夺道:“我选择C,错了。不是脏臭,应该也不是稀有。唐陌,鞋油要么融合、要么坚硬。这就是第三个线索。”

        唐陌握紧了手指。

        视频再一次挂断,另一边的情况唐陌无法得知。他一只手撑着桌子,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没让自己倒下。刺目的血染红了他的衣服,一道长约十五厘米的伤口横亘在他的腹部,触目惊心。

        刚刚在面对三匹鞋油狼时,唐陌的腹部被一匹狼划破,鲜血汩汩流下,至今还没完全愈合。

        无法使用道具,唐陌便没法用蚯蚓的眼泪治愈伤口。

        三匹狼已经给了他这样大的难题,如果四匹狼、五匹狼……

        唐陌沉下脸色,目光坚定地看着前方。

        而傅闻夺这边,很快他又开始了第四轮的答题。答题失败的惩罚从一开始的洪水冲刷,到烈风刀割,越来越苛刻。第十道题竟然和国王的金币有关,傅闻夺顺利选择“弃权一次黑塔游戏的机会”,解决了这道题。

        然而接下来第十一题。

        “哇,这道题又是一道送分题。快说,导演,你和傅选手到底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这种题目你都出……好嘛好嘛,我要这个月的工资,我不说了啦。”王小甜俏皮地嘻嘻一笑,伸出手,做出她的招牌动作:“那么……请听题!圣诞老人最喜欢什么样的孩子?”

        “A.善良,B.虚伪,C.狡诈,D.诚实。”

        “傅选手肯定能答对这道题,真是没有意思呀。要不然我们下一题来点有难度的?嘻嘻嘻,我就说说。可爱的王小甜从不搀和题目内容,我是个尽忠职守的好主持人。”

        傅闻夺的目光在善良和诚实中摇摆,最后他选择了D。

        王小甜笑嘻嘻地看着他:“傅选手,你真的不要换一下吗?这个答案很微妙哦。”

        傅闻夺没有理她。

        半分钟后,王小甜双手拖着脸庞,头一歪:“回答……”

        “错误!圣诞老人什么时候最喜欢诚实的人类了?圣诞老人自己就很不诚实呀哈哈哈。”

        傅闻夺拧紧眉头。

        王小甜高兴地跳了起来:“让我来看看第十一题的惩罚内容。哇,第十一题的惩罚是要傅选手挑战狼外婆,在狼外婆的手中存活三十分钟!狼外婆最喜欢吃人类了,无论是地底人还是人类玩家,那都是她的最爱。我真是迫不及待地看这场挑战了!”

        观众的欢呼声几乎要将这个小电视撑爆。

        一个穿着粉色淑女裙、打着小阳伞的高大生物从屏幕的一段走了出来。她迈着婀娜的小碎步,一点点地走到王小甜身边。王小甜胆怯地往后缩了一步,但她很快给自己打气:“我是谁,我可是小甜甜主持人王小甜。既然特殊嘉宾狼外婆已经来了,那么……”

        小阳伞抬了起来,狼外婆那双幽绿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屏幕,她舔了舔锋利的牙齿,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仿佛只要王小甜一句话下,她就会冲出电视,吃了那个让怪物世界所有怪物都垂涎三尺的偷渡客。

        然而王小甜突然道:“咦?火鸡小姐赞助节目组一百颗火鸡蛋,要求跳过这一关惩罚,让傅选手挑战第十三题?还有这种操作吗?”王小甜抬起头,“啊,导演说老板说的话就是真理。哎呀,那我们就得先跳过这一关,直接进行到第十三题了。狼外婆真是辛苦你了,让你白跑一趟。”

        狼外婆顿时黑了脸,但镜头一给到她,她又变成那副弱不禁风的柔弱模样。她捂着大嘴,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没什么,反正第十四题的惩罚也和我有关呢,呵呵呵呵……”

        狼外婆走下舞台,王小甜道:“虽然火鸡小姐要求直接跳到第十三题,让她实行惩罚,和傅选手大战三个小时,她想把傅选手亲手撕成碎片。但黑塔规定的题目还是得问的。傅选手,请听第十二题——”

        “铁鞋匠的鞋油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

        “A.铁线虫,B.人类,C.铁鞋匠,D.鞋油狼。”

        “好简单的问题,傅选手该不会又答错……啊!好快!傅选手已经作答了,他选B人类!恭喜傅选手,你真是太给面子了,这么快作答,回答正确。火鸡小姐请您稍等片刻,广告之后,就是您手撕傅选手的时候啦!所以接下来,咱们进入广告……”

        傅闻夺的手早已攥紧了军用匕首,时刻准备攻击狼外婆。

        大火鸡的插手令他猝不及防,但他的手仍旧紧紧握在匕首上,防止狼外婆出现。

        从唐陌的口中傅闻夺得知了狼外婆的实力。这是一只恐怖的副本怪物,比大火鸡、匹诺曹恐怖许多,很可能是圣诞老人那个级别的。没有异能、不能使用道具,傅闻夺面对她胜率极低,甚至连三十分钟都或许撑不过去。

        幸好,大火鸡插手了。

        当电视屏幕再次亮起来的时候,傅闻夺的脸色依旧十分阴沉,他还在思索刚才自己遇到的那几个问题和王小甜说的几句话。这一次傅闻夺还没说话,一道沙哑的声音从电视的另一端传了过来:“傅闻夺。”

        这么低哑的声音令傅闻夺微微一愣,他抬起头。只见电视屏幕里,俊秀的年轻人咬紧牙齿,脸色苍白,双颊却微红。在唐陌的额头上,一道深深的伤口凝结成了血污,鲜血沾湿了他的头发,但是他的眼睛却无比明亮,认真地凝视着他,眼神中没有一丝怀疑,只有沉甸甸的认可与坚信。

        傅闻夺心脏一动。

        半晌后,傅闻夺低声道:“你哪里受伤了?”

        “不是大事。”唐陌没回答:“鞋油狼很会相互合作,它们配合起来,实力大增。这次我只杀了三匹狼,还有一匹狼没有杀死,让它消失了。如果再来一匹狼,我恐怕连两匹狼都杀不死,我可能只能再撑过一次了。所以傅闻夺……”

        唐陌抬起头:“你找到线索了吗?”


  http://apartmani-prigradica.com/book/29005/194216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apartmani-prigradic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apartmani-prigradica.com
下载永利网app 澳门新莆京在线登录 必威体育betway betway必威中文官网 betway必威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手机版 必威体育精装版app下载 必威体育app下载 威澳门尼斯人手机版下载安装 金沙彩票手机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