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官网手机版app下载

笔趣阁 > 地球上线 > 41.第四十一章

41.第四十一章


五分钟前,  赵文斌和中年男人都肯定地告诉女高中生:对面不可能出国王牌。  

        但是当两队出牌后,  白光一闪,  唐陌一方的大臣牌碎裂消失。这说明他们的大臣牌被克制了,对面出的是国王牌。唐陌这一方一下子只剩下三张卡牌,  同时还触发了决斗场效果,  需要代表大臣牌的玩家上去决斗。  

        决斗对象是对面国王牌的代表者。  

        那个黑衣男人。  

        对方从容地走到空白区域内。  

        女高中生向后倒退的两步,  站在赵文斌的身后,  脸色惨白,嘴唇颤抖:“不,  为什么会是我。你们为什么出的是这张牌,难道大家不是都该出……”  

        唐陌一个箭步冲上去,  捂住了女高中生的嘴。  

        女高中生急得眼眶通红,  唐陌突然捂住她的嘴,  她愤怒地瞪着唐陌。她不知道唐陌为什么要这么做,  只以为他是放弃自己、把自己当弃子了。  

        匹诺曹站在一旁,兴致冲冲地看着这一幕。等了半天,他没等到女高中生进入决斗场。匹诺曹不满地一脚跺在地上,碾碎了他那只本就碎成几块的老式收音机。“你这个不诚实的孩子,为什么还不上去决斗!”  

        唐陌松开捂着女高中生的嘴的手。后者已经没心情去管唐陌。她看着匹诺曹,  还在寻求最后的希望:“……我不要和他决斗。是他们说要出这张牌的,和我没关系。是他说的,对,就是他说的。”她指向赵文斌,“凭什么让我去决斗,  这是他的主意,应该让他去决斗。”  

        匹诺曹一个瞬移,出现在女高中生的身旁。  

        女高中生惊呼一声,还没反应过来,匹诺曹一脚踢在了她的屁股上,把她踢到决斗场里。  

        事已至此,女高中生也没办法再反抗。她深知自己不是匹诺曹的对手,匹诺曹要杀她简直易如反掌。如果她敢不遵守规则进行决斗,谁也不知道匹诺曹会对她做什么。所以,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  

        “你去死吧!!!”  

        砰!  

        一道响亮的枪声在白色世界里响起。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女高中生手里的手|枪。连唐陌三人都不知道,这个女高中生居然一直随身带着枪。手|枪的威力还是不容小觑的,尤其是这种突如其来的偷袭,对方完全没有防备,极容易射中。  

        在枪声响起的同时,一道痛苦的嘶嚎声响了起来。  

        唐陌转身看去。  

        被枪射中的不是黑衣男人,而是站在他身后的中年妇女。  

        在子弹射出去的那一刻,黑衣男人微微侧身,子弹擦着他的衣袖而过,射穿了中年妇女的左肩。鲜血汩汩流出。女高中生见状心中一惊,但她很明显也经历过生死,不会太过慌乱。她很快往后方跑,与黑衣男人拉开距离,同时再努力瞄准、射枪。  

        砰砰砰!  

        一连三发子弹,没有一发射中黑衣男人。他站在原地不停地避让。  

        女高中生的枪法本来就不是很准,黑衣男人根本不需要做太多避开的动作,只要稍微躲避一下,就可以躲掉所有的子弹。反而是站在他身后的那三位队友,各个奔跑着躲开这些乱来的子弹。  

        子弹对黑衣男人没有作用,女高中生心里的紧张爆发到了极致。她疯狂地大喊一声,从另一个口袋里又掏出一把手|枪。这次她闭上了眼睛,不管不顾地胡乱开枪。两人间的距离只有五米远,这样随便开枪很容易射中人。  

        当两把手|枪、十二发子弹全部射完后,女高中生害怕地睁开眼睛。她看到那个黑衣男人还站在原地,毫发无损。反倒是中年妇女因为枪伤倒在地上,肩膀上还在不断流血。  

        女高中生慌张得松开手,两把手|枪滚落到地上。  

        黑衣男人就站在原处,静静地看着她,没有主动攻击。  

        女高中生咬紧牙齿,忽然从腰里拔出一把小刀。她怒吼着冲向黑衣男人,抱着你死我活的决心。然而就在这一刻,几乎是一瞬间,一把银色的军用匕首横在了女高中生的脖子前。她吓得赶忙停住脚步。  

        这把匕首距离女高中生的脖子只有一厘米,只要她再往前一步,就会被匕首划破动脉。  

        黑衣男人的动作没有一个人看清,赵文斌等人都错愕地看看他,再看看他上一秒待着的位置。只有唐陌勉强看清了他的动作,他看见这个黑衣男人用不可思议的速度拔出了一把匕首,没有任何花招和技巧,就这么走上前,架在了女高中生的脖子上。  

        女高中生大气不敢喘一口。  

        黑衣男人转首看向匹诺曹:“这样算是赢了吗?”  

        匹诺曹本来津津有味地等待看一场屠杀,突然就这么结束了,他十分不满地撇撇嘴:“杀了她、把她打到没有还手之力,或者她主动认输。这三种情况才能算是你赢了。”  

        黑衣男人将匕首往前逼近一厘米,贴在女高中生的脖子上。他转首看着这个惊恐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的女生,冷静道:“你认输吧。”  

        女高中生身体颤抖,死死地盯着黑衣男人,咬紧嘴唇不说话。  

        然而无论她再怎么看,黑衣男人也没有一点动容,依旧用匕首抵在她的脖子上。  

        一分钟后,女高中生沙哑着嗓子,从牙齿缝里蹦出几个字:“好,我就是个普通的预备役,我打不过你。这次我认……”  

        在女高中生说话的同时,她飞速地掏出一根黑色铁锥,刺向男人的腹部。电光火石间,一只手用更快的速度夹住了这根铁锥,手指用力,轻轻一掰。  

        “咔嚓——”  

        铁锥断裂成两半,落在了地上。  

        女高中生绝望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良久,她咬牙切齿道:“……我认输。”  

        “抱歉。”黑衣男人收起匕首,转身离开。  

        女高中生愤恨地盯着他的背影,她不知从哪儿又掏出一把手|枪,想趁机再射一枪过去。然而一个巨大的黑洞突然在她的脚下出现,她惊叫出声,几秒后,整个人被吸进黑洞里。很快,黑洞消失,白色世界恢复正常。  

        “叮咚!第一局出牌结束。”  

        黑衣男人根本没用任何招式,但仅仅是他刚才的出手速度,就让赵文斌和中年男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屏住呼吸地盯着他,看他一步步走回队伍。  

        唐陌凝视着这个人的背影,双眼里闪过一道白光。他深呼吸,缓缓抬起视线,看向黑衣男人的头顶——  

        『偷渡客』  

        期待已久的决斗结束得太过容易,匹诺曹兴致缺缺地走到一旁:“好了好了,第一局出牌结束了,该第二局了。你们这些不诚实的孩子,我匹诺曹可不想看到你们互相残杀……”  

        “biu——”  

        “是是是,我特别想看你们互相残杀。”匹诺曹这次连脸都不要了,大大方方说出了自己充满恶意的话语,“好啦,你们快点准备出牌吧。真是一群没意思的人类,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在美丽的平安夜碰到你们这群人。”  

        白色的墙从空中缓缓坠落。匹诺曹一个瞬移,跳到了墙上,懒洋洋地躺了下来。  

        唐陌看着站在对面格子里的黑衣男人,察觉到他的视线,后者也转首看向他。  

        白墙还在坠落,已经快要挡住两支队伍的视线。  

        唐陌突然高声道:“下一局,我们出王后牌。”  

        黑衣男人的脸上闪过一瞬间的惊讶,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做出更多的反应,下一刻,白墙坠落,轰隆一声砸在地上,隔开两支队伍。  

        匹诺曹听到唐陌的这句话,奇怪地笑了一声。他躺在墙上,继续哼着他那首走调的歌。  

        第一局出牌结束,白墙降落,唐陌的队伍里久久没有人说话。  

        死一般的沉寂持续许久,赵文斌道:“他们为什么会出国王牌……”  

        有人说话,中年男人也跟着开口:“对,他们怎么会第一局就出国王牌。他们是疯了吗,就不怕我们出奴隶牌,把他们的国王牌废掉。现在完蛋了,我们已经少了一张牌,还是一张很厉害的大臣牌。这可怎么办?”  

        赵文斌深呼吸几下,尽量稳住情绪。他分析道:“刚才你也看到的吧,他们队伍四个人,有三个人站在一个格子里,那个黑衣男人站在另外一个格子里。那三个人选择的是国王牌,那他们所站的就是国王格子。可是代表国王的玩家是黑衣男人。”  

        “所以?”中年男人问道。  

        “黑衣男人没选国王格,说明他不想出这张牌。可能是因为他和我们一样,觉得第一局出国王牌不够保险。也可能是因为他本身代表的是国王牌,他担心触发决斗场后,自己要进行决斗……”说到这,赵文斌自己就停住了,他喃喃道:“那个人那么强,他应该不会怕决斗。”  

        中年男人:“所以是他的三个队友想出国王牌,他自己不想?我觉得很有可能。刚才那个黑衣男人决斗完回去,他的三个队友没一个人上去理他,他肯定被孤立了。如果是我,我也会孤立他,他那么强,匹诺曹不是说咱们中至少有两个偷渡客吗,他肯定就是一个杀过人的偷渡客。说不定他的三个队友是故意想出卖他,才选择出了国王牌,让他被淘汰出局。可惜是没想到,他居然在决斗里存活下来。”  

        赵文斌赞同地点头。他道:“我们赶紧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吧。现在我们还剩下王后牌、骑士牌和奴隶牌。不过,其实我们还有一个优势。”  

        “什么优势?”  

        “黑塔规则里说,我们出的牌,对方队伍是不知道的,匹诺曹也不知道。哪怕我们的卡牌被他们的国王牌克制作废了,他们也不知道我们失去的是大臣牌。”  

        中年男人明白过来:“你的意思是,他们只知道我们失去了一张牌,却不知道这张牌到底是大臣牌还是骑士牌?”  

        “对。国王牌能克制这两张牌,我们知道他们出的是国王牌,因为我们清楚自己出的是大臣牌,但他们不敢确定我们出的是什么。这可能是我们唯一还占有的优势了。”赵文斌擦了擦头上的汗,他想起来一件事:“谢谢你捂住那个女生的嘴,要不然她把我们出的是大臣牌的事情说出来,情况更不秒。”  

        唐陌站在一旁,低眸沉思,没有吭声。  

        赵文斌看了他一眼,见唐陌没回答他,他也不自讨没趣,又转过头。  

        中年男人:“那我们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啊。”  

        赵文斌想了想:“我觉得……肯定不能出奴隶牌。”  

        中年男人点点头:“这是我们翻盘的希望,当然不能出。那出什么?”  

        “我想他们下局会出大臣牌。虽然他们不敢确定我们具体的出牌内容,但是他们一猜就知道,我们十有八|九出的是大臣牌,那他们就知道我们剩下的三张牌是王后牌、骑士牌和奴隶牌。他们出国王牌一旦被我们的奴隶克制,他们就会陷入劣势,第一局的优势荡然无存。所以他们会出大臣牌。这样一来只要我们不出王后牌,他们有三分之二的几率压制我们的牌,还不会有风险。”  

        “有道理,那我们应该出王后牌。”  

        中年男人说出这句话后,仿佛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一旁一直沉默的唐陌。他脸色骤变:“你刚才和他们说,我们下局要出王后牌!”  

        赵文斌这才想起来,错愕地看向唐陌。  

        女高中生被淘汰和失去大臣牌让他们心神大乱。唐陌刚才放狠话的举动很突然,他们在震惊过后,一下子没想起这件事。直到说起要出王后牌,他们才想起来,唐陌刚才已经说了这句话了。  

        赵文斌的脸色倏地变得很难看:“这句话很重要,这句话简直是搅乱了整个局势。他们肯定在想,我们出王后牌的话,他们要不要出奴隶牌。或者他们会觉得我们这句话是个幌子,我们根本不会出王后牌,就是要骗他们的奴隶牌,然后用骑士牌克制奴隶牌。”  

        这句话让本就混乱的情况,变得更加不可测。中年男人怒道:“你为什么要说这句话!姓莫的,你什么意思,你自己一直不出力在旁边看戏就算了,你还要在阻碍我们。第一局出牌结束了,我们在这边绞尽脑汁地讨论对策,你在旁边发呆,你想干什么?你倒是给我说句话啊!”  

        中年男人一巴掌推向唐陌,唐陌头也不抬,直接侧身避开。  

        中年男人一愣。片刻后,他恼怒道:“好,也不要求你这种人参与集体的讨论了,但你别添乱行不行。下次你再乱说话,小心我让你好看。”  

        唐陌还是没理他。  

        赵文斌察觉出了一丝异常,他试探着问道:“莫先生,你是想到了什么事吗?”  

        中年男人闻言,也惊讶地看着唐陌。  

        唐陌低首看着地面,手指哒哒地在衣服上敲击着。慢慢的,他闭上眼睛,轻轻地舒了口气,语气平静:“我从一开始就在想,为什么他们四个人会出国王牌。”  

        赵文斌解释道:“他们是想赌一把,赌我们不出奴隶牌。只要我们不出奴隶牌,他们用国王牌就可以占上风。”  

        “不对。”  

        自己的判断被否定,赵文斌愣住。  

        唐陌抬首看他,目光冷静:“第一局出奴隶牌的概率,不超过两成。在我看来,这个概率值得冒险,但是对于你。”他看着赵文斌,再看向中年男人:“还有对于你,你们不会同意。”  

        赵文斌和中年男人喉咙一滞。  

        唐陌说的没错,一开始唐陌就想出王后牌,是他们三个人反对,唐陌才没有坚持。但是到最后,他还是没站在大臣牌的格子里,他站在王后牌的格子里。  

        中年男人讪讪道:“……你自己明明说了的,我们出大臣牌也没关系,别想推卸责任。”  

        唐陌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我没推卸责任。我只是告诉你们,不出奴隶牌的原因和不出国王牌的原因是一样的。一个人玩这个游戏时,他有很小的概率决定冒险,出国王牌。两个人一起玩游戏,这个概率就更小了。三个人、四个人。他们一共有四个人,四个人都同意出国王牌,这概率太低了。”  

        赵文斌反驳道:“不,他们是三个人决定出国王牌,那个黑衣男人不想出国王牌的。”  

        唐陌定定地看着他,没有回答。他自顾自地从背包里掏出一把小阳伞,活动了一下手腕筋骨。  

        赵文斌和中年男人都奇怪地看他:“莫先生,你在干什么?”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他们能达成统一意见,一致出国王牌。”唐陌检查了一下小阳伞,他握着伞柄,面无表情地念出那句咒语:“小红帽能量,魔法少女变身。”  

        赵文斌:“你说什么?”  

        一道极弱的光芒从粉色小阳伞上一闪而过,唐陌拿着小阳伞,在空中甩了两下。  

        中年男人皱起眉头,走上前:“你干什……”  

        声音戛然而止。  

        “刷——”  

        一把粉红色的小阳伞横在他的脖子前,中年男人停住脚步,吞了口口水。  

        中年男人缓过神后,一边往前走,一边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劝你最好别动。”  

        这句话落下时,中年男人已经用手粗暴地将小阳伞挥开。他的手刚刚碰到伞尖,看似塑料制作的伞尖轻松地划破了他的手,中年男人惊呼一声,鲜血流淌下来。  

        赵文斌惊道:“莫先生?”  

        唐陌一只手拿着小阳伞,抵在中年男人的喉咙前,他抬起头,神色平静:“我想了很久,为什么他们能一致同意出国王牌。其实很简单,因为从头到尾,根本不是四个人,只有一个人。只要他决定出国王牌,其他所有人都没资格反对他说的话,必须站在国王牌的格子里。这个游戏,不需要没用的队友,是我还不够果断。”他顿了顿,做出结论:“这个游戏只要一个人就够了。”  

        中年男人察觉到貌不惊人的小阳伞的威力,惊骇地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赵文斌趁唐陌注意力放在中年男人的身上时,一个箭步冲上去,想要击开唐陌。唐陌一脚踹在他的胸口,将他踹到一边。  

        见状,中年男人立即拔出一把小刀:“我跟你拼了!”  

        唐陌啪嗒一声打开小阳伞,挡住这一刀。同时快速收伞,中年男人还没反应过来,粉色的伞尖再次抵在了他的喉咙前。  

        这次的距离只剩下一厘米。  

        赵文斌倒在地上不敢乱动,中年男人更是紧张得僵住了身体。  

        青年冷静到近乎无情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  

        “从现在开始,这支队伍由我来掌控。我决定出什么牌,就出什么牌。如果你们不按照我的决定去站格子……”唐陌抬起头,淡淡道:“游戏结束,杀了你们。”


  http://apartmani-prigradica.com/book/29005/188170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apartmani-prigradic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apartmani-prigradica.com
下载永利网app 澳门新莆京在线登录 必威体育betway betway必威中文官网 betway必威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手机版 必威体育精装版app下载 必威体育app下载 威澳门尼斯人手机版下载安装 金沙彩票手机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