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官网手机版app下载

笔趣阁 > 地球上线 > 39.第三十九章

39.第三十九章


唐陌一惊。  

        白色世界里,其余六人还在研究自己面前的这块铁牌,  唐陌和那个黑衣男人隔了十米距离,  静静地看着对方。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汇。谁也没有开口,  就这样看着。  

        唐陌的手不自觉地抚摸上了左手手腕上的火柴纹身。  

        正在这时,  一阵欢快愉悦的音乐声响起。这是《Merry  Christmas》的前奏,唐陌立即收回视线,警惕地看向声音的发声处。黑衣男人也转开视线,  不再看他。  

        八名玩家齐齐地看向白色世界的尽头。  

        只听见从遥远的地方,  一个走调的声音正在一遍遍地哼唱:“……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在白色世界的尽头,一个小小的黑点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这个黑点越走越近,  越走越近。当他的歌声已经在整个白色世界里回荡时,  众人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  

        这是一只瘦小的木偶,  他戴着一顶黄色小礼帽,  蓝色的帽檐上斜插着一根红色羽毛。他穿着牛仔皮靴,挺着胸脯,  大声地哼唱着一首几乎不成调的《圣诞快乐》歌。他的腰间别了一只又破又旧的老式收音机。音乐声就是从这只收音机里传出来的。  

        唐陌隐约觉得这只木偶有点眼熟,但一时间想不起来是在哪儿见过他。  

        站在他这一侧的高中女生突然惊讶道:“匹诺曹!”  

        唐陌闻言,再看向这只木偶。  

        只见木偶停住了哼歌的声音,  转身看向这个高中女生。他得意地双手叉腰,腰间的老式收音机还在播放《圣诞快乐》歌的背景音乐。他道:“没错,  我就是帅气又可爱,人人都喜欢的匹诺曹!”  

        “biu——”  

        一道十分奇怪的特效音响起,  这只木偶的鼻子突然变长。  

        匹诺曹脸色一变,  赶紧道:“好嘛好嘛,  并没有人人都喜欢我。”  

        “biu——”  

        匹诺曹的鼻子再次变长,尖尖的长鼻子几乎有半米长。  

        “我只是很可爱,一点都不帅气!”  

        “biu——”  

        匹诺曹好像一只泄了气的气球,整个人蔫了:“是,我又不可爱,又不帅气,也没有人人都喜欢我。”他的鼻子一下子恢复正常。  

        匹诺曹愤愤地一巴掌拍在收音机上,收音机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音乐声停止。他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个喊出他名字的女高中生,后者害怕地往后缩了一步。匹诺曹大步走向八个人中央的那颗金色大星星,站在了金色星星旁。  

        “圣诞快乐?圣诞快乐什么!该死的圣诞老人,这个圣诞一点都不快乐!”匹诺曹一脚踢在了金色星星上,痛得他嗷嗷直叫。他捂着自己的脚,单脚在地上乱蹦。过了好一会儿似乎不痛了,他才转过身,把在场的八个玩家看了个遍。  

        木偶小人哼了一声:“你们就是圣诞老人邀请的玩家吗。”  

        唐陌淡定地看着这只匹诺曹,八个人都没有说话。  

        “该死的该死的,现在的人类小孩一点都不知道尊老爱幼吗。我问你们,你们就是今天要参加诚实卡牌游戏的玩家吗!”  

        匹诺曹气愤地将腰间的收音机扯了下来,暴躁地一把扔在地上。收音机被他摔得四分五裂,碎片甩得到处都是。碎片溅在女高中生的脚边,她以为匹诺曹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吓得赶忙往后跑。然而她只跑到自己那个格子的边缘就被一堵无形的墙挡住了去路,无法再前进。  

        匹诺曹见状眯起眼睛,幸灾乐祸地笑道:“游戏还没开始,你跑的出去吗。“  

        唐陌伸手摸了摸自己所在的这个格子。果不其然,和女高中生一样,他身处的这个格子仿佛一个囚笼,四堵无形的墙挡在空气里,阻止他往外走。其他几个人也开始尝试,结果都一样,他们都被关在这些格子里。  

        “都说我匹诺曹是个不诚实的小木偶,我看你们人类才是最不诚实的!让我闻闻,这满世界的偷渡客的臭味,熏得我匹诺曹都要吐了。“  

        一听到“偷渡客”三个字,所有人面色一变。唐陌下意识地就看向站在自己对角线上的那个黑衣男人,后者竟然没太大反应,在唐陌看向他的一瞬,他也抬眸看向唐陌,神色淡定。  

        接下来,匹诺曹更是语出惊人:“啊,这味道……好像不止一个偷渡客!这浓得好像屎坑里的臭虫一样的臭味,至少有两个偷渡客!两个!该死的圣诞老人,为什么不让我吃了这些偷渡客。搞什么该死的平安夜惊喜副本,不死人还玩什么游戏!”  

        站在唐陌身边的年轻男人一下子抓住重点,他试探着问道:“你刚才说,这个游戏不死人?”  

        匹诺曹刷的扭头,瞪向这个男人:“对,圣诞节的惊喜福利副本,怎么可以死人。该死的,你这么好奇,你是不是就是偷渡客!”  

        年轻男人立即否认。  

        “不可以杀死人类……”匹诺曹轻声地念了一句,下一刻他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嘿嘿一笑:“啊,差点忘了圣诞老人的叮嘱。”  

        匹诺曹从地上捡起被摔成碎片的收音机,他暴力地在收音机上用力一拍。  

        “嘎吱——”  

        碎成四块的收音机神奇地发出一道扭曲的音乐声,匹诺曹右手抓着收音机,左手高高举起。他站在八个人中间的空白区域,飞速地转了个圈,同时高声道——  

        “亲爱的人类朋友,欢迎你们来到‘匹诺曹的诚实卡牌游戏’,我是你们人类最好的朋友——匹诺曹!”  

        “biu——”  

        匹诺曹怒气冲冲地改口:“好好好,我不是你们人类的朋友,我就是匹诺曹!”  

        鼻子缩了回去,匹诺曹身边的金色大星星突然放射出耀眼的金光,仿佛在给匹诺曹应和。匹诺曹在这刺眼的金光中转过身,面向唐陌四人。他摘下黄色小礼帽,行了一个舞台谢幕礼。接着他如法炮制,转过180°再面向对面的四个玩家,也行了一个舞台谢幕礼。  

        唐陌的目光紧紧锁在匹诺曹身上,心里默念出这个游戏的名字。  

        “匹诺曹的诚实卡牌游戏。”  

        匹诺曹行完礼,又扔掉了破破烂烂的收音机。他双手合十,眨眼间就跑到了唐陌面前。唐陌心中一紧,差点拔出大火柴。只见匹诺曹眨了眨眼睛,看着他:“孩子,你喜欢说谎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唐陌。  

        唐陌快速地思索着这个问题的意义。刚才匹诺曹说了谎导致鼻子变长,唐陌不敢确定自己此刻如果说谎会得到什么结果,于是他飞快地在脑中想了几种答案。时间只过去了一秒,唐陌面无表情地说:“不喜欢。但人类,总是曾经说过谎的。”  

        匹诺曹看着他低声一笑,如同一阵风,一眨眼,又跑到了旁边的年轻男人身前。  

        “孩子,你喜欢圣诞节吗?”  

        年轻男人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问住了,他吞了口口水:“还……还可以。”  

        匹诺曹再次跑到下一个人跟前。  

        “孩子,你喜欢匹诺曹吗?”  

        “孩子,你收到过圣诞老人的礼物吗?”  

        ……  

        他一连问了七个人、七个问题,最后他跑到黑衣男人的面前。  

        匹诺曹笑容和善:“孩子,你听说过……国王的金币吗?”  

        唐陌双目睁大,立刻看向匹诺曹。  

        黑衣男人凝视着匹诺曹,声音低沉:“没听过。”  

        匹诺曹拍拍手,在黑衣男人的面前跳了几秒踢踏舞。下一刻,他的身影出现在金色大星星旁,他感慨道:“你们都没有撒谎,你们都是诚实的孩子。只有诚实的孩子,才有资格参加‘匹诺曹的诚实卡牌游戏’。圣诞节到了,昨天晚上圣诞老人特意找到我,说他为全世界的好孩子准备了一份大大的惊喜。”  

        匹诺曹转头看向身旁的金色大星星,双手一横,自己配音:“噔噔噔噔!没错,就是它了,圣诞老人的金色星星!”  

        站在唐陌正对面的中年妇女下意识地念了一句:“圣诞老人的金色星星……”  

        “没错!”一眨眼,匹诺曹就跑到了她面前,吓得这妇女差点跌坐在地。  

        匹诺曹伸出木头制作的手,将这妇女拉了起来,他嘴上说着“吓着你了吗我诚实的朋友”,但脸上阴险高兴的笑容却怎么也藏不住。他拍拍手,又回到了金色星星旁:“圣诞老人说,每个好孩子在平安夜,都应该得到一份来自圣诞老人的礼物。这我就很不服气了。”  

        小木偶双手叉腰:“我问圣诞老人,你怎么知道谁是好孩子,谁是坏孩子呢?你说,什么样的才算是好孩子?”  

        匹诺曹一指指向女高中生。  

        女高中生脸色发白,想了半天:“……温柔善良、乐于助人的,是好孩子?”  

        匹诺曹不满道:“还有呢?”  

        女高中生绞尽脑汁地又说出了几个词,匹诺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女高中生吓得都快哭了,唐陌看了她一眼:“诚实的人,才能算是好孩子。”  

        众人向他看来。  

        匹诺曹给他竖了一个大拇指:“没错!诚实的人,才是好孩子。”  

        女高中生感激地向唐陌轻声说了句“谢谢”,其他人的目光都再看向匹诺曹,只有那个黑衣男人多看了唐陌几秒。唐陌这次没有看他,他和其他人一样看着匹诺曹,只是右手一直按在火柴纹身上。  

        金色大星星悬浮在半空中,匹诺曹高高地蹦起,将这硕大的星星抱进怀里。“我对圣诞老人说,只有诚实的孩子,才有资格得到这颗星星,得到这枚国王的金币。”  

        唐陌目光一滞,他的心脏几乎漏跳了一拍,他死死地盯着这颗星星。  

        其他人都不知道“国王的金币”意味着什么,他们小心胆怯地看着匹诺曹。匹诺曹抱着大星星,趾高气扬地扬起下巴:“所以在今天,我代替圣诞老人来陪你们这些孩子玩一个游戏。谁赢了,谁就可以得到这枚国王的金币。这可是一年只有一次的惊喜福利。”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什么是国王的金币?”说话的是站在黑衣男人身旁的白头发老头。  

        匹诺曹一脸惊讶:“你连国王的金币都不知道?国王的金币,那是地底人王国最高级、最稀有的金币!拥有这枚金币,可以自由出入地底人王国的每个城池,可以换取一百枚银币……”  

        在场的玩家似乎有不少知道地底人王国的存在,他们听到这话,脸色都变了变。  

        然而接下来,匹诺曹说出了那句最叫人疯狂的话:“一枚国王的金币,可以弃权一场黑塔游戏。你竟然连国王的金币都不知道?”  

        “啊!”三个人直接惊呼出声。  

        所有人的呼吸都不自觉地变重,他们用炽热的目光看向匹诺曹怀里的金色星星。  

        黑衣男人的目光也有一瞬间的停滞,但是下一刻他就看向唐陌。  

        唐陌的脸上也全是惊讶,他仿佛第一次知道国王的金币,目光炙热地盯着金色星星。  

        黑衣男人微微勾起唇角,收回视线。  

        众人震惊过后,老头忍不住问道:“这个游戏怎么玩,怎么才能赢得游戏?”  

        匹诺曹:“问得好!诚实的孩子,看到你们面前的这块银铁卡牌了吗?”  

        众人看向自己面前的卡牌。除了自己的卡牌,每一侧的四个玩家把自己这一方的其他三张卡牌也全部看了一遍。唐陌的视线凝视在对面的四张卡牌上,匹诺曹发现唐陌的视线,他嘿嘿一笑,拍拍手掌。  

        “轰——”  

        八张卡牌齐齐调转180°,将卡牌的正面展现在对面玩家的眼前。  

        卡牌翻转的动静让白色世界掀起了一场小规模地震。地震平息,唐陌赶紧看向对面的四张卡牌。他的目光从自己正对面的那张卡牌依次向左看,他发现每一张卡牌都和自己这一方的卡牌有重合,直到他看到最后一张。  

        唐陌目光一顿。  

        黑衣男人面前的那张卡牌上,是一个戴着王冠的威武男人。他手持珠宝手杖,神情威严地看向前方,双目炯炯有神。  

        在唐陌看到这张卡牌时,对面的四个人也看到了他面前的这张卡牌。  

        中年妇女惊道:“他的卡牌怎么和我们的不一样!”  

        唐陌这一侧的女高中生也道:“那个人的也不一样!”  

        唐陌面前的这一张卡牌上,是一个头戴王冠的长发女性。她双手捧着一颗硕大的宝石,浓密的长发宛若海藻,披散在肩上,散发着温柔的光辉。  

        一共八张卡牌,两张牌上是衣衫褴褛的乞丐,两张牌上是身披铠甲的骑士,两张牌上是手捧书本的中年男人。还有唐陌面前的这张王冠女人,和黑衣男人面前的那张王冠男人。  

        唐陌:“奴隶,骑士,预言家……国王和王后。”  

        匹诺曹惊讶地看向他:“你知道地底人王国最出名的诚实卡牌游戏?”  

        唐陌摇首:“这样的卡牌,看上去很好理解。”  

        匹诺曹:“说的也是,你们人类似乎也会玩类似的游戏。不过这次你说错了,这张牌……”他瞬移到手捧书本的中年男人卡牌前,用力地敲了敲银铁卡牌,“这张牌可不是预言家。这张牌是大臣。国王和王后指挥大臣,大臣管理骑士,骑士诛杀奴隶,奴隶可以起义。没错,这就是地底人王国现在最流行的诚实卡牌游戏。”  

        听到匹诺曹这么一解释,其他几个玩家也都恍然大悟。  

        这个游戏听起来很复杂,实际上在地球上线前,很多国家都有类似的游戏。  

        这是一种首尾相连的策略型卡牌游戏。国王克大臣,大臣克骑士,骑士克奴隶。国王可以克大臣和骑士,但看起来最弱的奴隶却可以揭竿起义,杀了国王。  

        但是这个游戏和诚实有什么关系?  

        女高中生奇怪地说:“我们的任务是要杀了对面的国王或者王后,才能获得胜利吗?”  

        唐陌这一侧有一个奴隶、一个骑士、一个大臣和一个王后,对面也有奴隶、骑士、大臣和一个国王。正常来想,他们应该是分成两队了,目的是用己方的奴隶杀了对面的国王/王后。  

        然而匹诺曹一听这话,脸色瞬间阴沉下去。他眨眼间瞬移到女高中生面前,阴森森地瞪着她,冷冷道:“看起来,你就是那个坏孩子了。”  

        女高中生被他吓得直接坐在了地上,嘴唇颤抖,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匹诺曹一改刚才的嬉皮笑脸,他用冷漠的目光扫过了在场的八个人。看过一圈后,他回到原先的位置,突然扯开嘴唇,再次灿烂地笑了起来:“平安夜的惊喜福利,怎么可以死人呢?诚实的孩子们,这是一个给你们的福利游戏呀!你们知道,为什么诚实卡牌游戏和别的游戏不一样,不是两个国王,而是一个国王和一个王后?”  

        众人被他刚才那副突然变脸的样子吓到了,并没有一个人答话。  

        匹诺曹却自问自答:“没错!因为这是一场诚实而又和平的游戏。游戏第二,友谊第一。八张牌,假设你们……”匹诺曹指向唐陌这一侧,“假设你们出了个骑士,他们出了个奴隶。会出现什么情况?”  

        唐陌冷冷地看着匹诺曹。  

        匹诺曹又自问自答:“是的,那他们就会被你们打败。他们的奴隶牌消失,只剩下骑士牌、大臣牌和国王牌。而你们四张牌一张都没有少。无论怎么算,他们都很难再赢了。因为他们的奴隶死了,没人能再威胁到你们的王后,你们的奴隶却可以杀死他们的国王。”  

        这简直是废话。  

        在众人都不敢说话的时候,站在唐陌对面的一个年轻女人开口了:“我不懂,那这个游戏有什么意思。如果一方是骑士,一方是奴隶。骑士牌可以杀了奴隶牌……所以呢,对我们有什么影响?”  

        “谁和你说这个游戏是这种玩法了?”  

        年轻女人闭上嘴,盯着匹诺曹。  

        匹诺曹:“这是诚实卡牌游戏!如果出现一方的卡牌压制另一方的现象,那么被压制一方的卡牌在作废的同时……”匹诺曹嘿嘿一笑,漆黑的小眼睛在八个人身上转了一圈,“就说明你们都是不诚实的孩子!”  

        唐陌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匹诺曹哼了一声:“诚实卡牌游戏,有一个必胜的方式,那就是每次都出一样的牌。当两队的卡牌一模一样时,卡牌作废,两方和平结束这一局的游戏。在我们地底人王国有一个默认的规矩,四局出牌机会,第一局双方出奴隶牌,第二局一起出骑士牌,接着是大臣牌。为什么不是两张国王牌,而是一张国王牌、一张王后牌?因为等到第四局,当我们同时出国王牌和王后牌时,国王和王后就会牵起手,双方和平结束游戏。这就是地底人最喜欢的诚实卡牌游戏。没有输家,我们都是赢家。”  

        听了这话,唐陌蹙起眉头。在场的八个人里,唐陌这一侧的女高中生和中年男人,以及对面一侧的中年妇女和白发老头都双目发亮。  

        都是赢家,那就是说大家都可以赢得游戏?都可以获得国王的金币?  

        “但是!”匹诺曹突然道,他灿烂一笑:“但是,国王的金币只有一枚。                                                    我与圣诞老人打了个赌,圣诞老人说你们都是好孩子,一定会齐心协力地完成这个诚实的游戏。我却觉得,你们……”  

        匹诺曹伸出手指,指向唐陌:“你。”  

        他指向唐陌身边的年轻男人:“你。”  

        再是女高中生:“你。”  

        “你、你、你、你……”  

        “还有你!”他最后指着站在对角线另一端的黑衣男人。  

        “你们都是不诚实的人类!我与圣诞老人打赌,如果你们老老实实地按顺序出牌,就算是我输了。那么这场比赛之后,你们每个人都可以离开副本,我将输给圣诞老人一枚国王的金币。”  

        老头道:“等等,那我们赢得游戏的奖励呢?”  

        匹诺曹理所当然反问道:“哈?我都没吃了你们,不就是给你们的奖励了?”  

        女高中生:“不是,那我们参与这个游戏,唯一可以得到的就是你不吃了我们、安全送我们离开副本?”  

        “这还不够?”匹诺曹摸了摸下巴,“当然,这样一看,你们好像是没有得到圣诞礼物。所以我和圣诞老人的赌约还没有结束。我和圣诞老人还说了,如果这场比赛你们不按顺序出牌,一方彻底赢了另一方……”  

        匹诺曹拍拍手,跳了一个节拍的踢踏舞:“噔噔噔噔!那就是我赢了。圣诞老人将欠我一个条件。而我将会无私的再拿出三块国王的金币,赠予获胜的那四个人。他们四个人将每人都拥有一块国王的金币,还可以安全离开副本。”  

        唐陌双目睁大,他心中一凉。他快速地转首看向自己身旁的这三个“同伴”。只见其中,除了站在唐陌身边的年轻男人,女高中生和中年男人齐齐抬头,看向对面的四个人,再看向匹诺曹手中的那颗金色星星。  

        两个人的眼睛里全是贪婪炽热的光芒。  

        不仅仅是他们,对面的四个人中,有三个人也看着金色星星吞了口口水。只有黑衣男人表情平静,没任何反应。发现唐陌在看他,他也看向唐陌。  

        唐陌和他对视了一眼。  

        匹诺曹:“放心吧,孩子们。这可是圣诞老人给你们的平安夜惊喜。只要你们安安稳稳地按照游戏规则来,谁都不会出事。哪怕就是不按照游戏规则来,也不会出事啊。”  

        女高中生:“什么意思?”  

        匹诺曹高兴地说:“在诚实卡牌游戏里,无论是我还是对手,都不会知道你拿出的是什么牌。两队拿出的卡牌一样,那这两张卡牌就会同时作废。两队拿出的卡牌不一样,就会触发‘决斗场’。不过放心吧,平安夜怎么会出现吃人的怪物呢,决斗场只是让你们两队里代表该卡牌的人,进行决斗。嬴的那一方可以继续待在场上,输的那一方……将会离开这里,进入下一个有趣的游戏。”  

        女高中生想到:“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们两边出的卡牌不一样,那么就同时被认定为不诚实。我们两队将会有两个人进行决斗。嬴的人留在这里,输的人去下一个游戏?这听起来好像根本不算是惩罚吧……”  

        匹诺曹眨了眨那小小的眼睛:“下一个游戏就和圣诞老人没有关系了,可没有和平通关的方法哟。”  

        女高中生脸色一白,这才明白过来。  

        在这个诚实卡牌游戏里,他们八个人都可以活下来,只要他们齐心协力地出一样的牌,四局之后,这八张牌就会全部作废,他们八个人离开副本,什么都得不到。  

        但如果其中一方赢得了这场游戏,用奴隶牌杀了对方的国王/王后牌,再杀了对面的奴隶牌。那他们接下来只要一直出国王/王后牌,就能把对面所有的牌全部杀掉,获得游戏胜利。  

        和平结束游戏,双方都没有奖励。  

        一方赢得游戏,四个人都可以得到国王的金币。  

        国王的金币……  

        那是弃权一场黑塔游戏的机会。  

        半个月前,唐陌在面对这枚金币时都差点失态。  

        现在……  

        “我有一个问题。”低沉的声音响起。  

        唐陌看向说话的黑衣男人。  

        黑衣男人的目光在唐陌四人身上扫了一眼,最后在唐陌身上停留片刻,再看向匹诺曹:“如果一方获胜,输了的一方会怎么样?”  

        匹诺曹:“都说了这场游戏不会杀人,输了的那一方当然会进入到下一个游戏喽。至于他们在下一个游戏里能不能活下来……”匹诺曹嘿嘿一笑,“可爱善良的匹诺曹又怎么会知道呢?”  

        “biu——”  

        匹诺曹的鼻子一下子变长,他赶紧道:“是是是,我又丑陋又恶毒,一点都不可爱善良!”  

        鼻子恢复正常。  

        这时,一道清脆的童声在在场的八个玩家的脑海里响起——  

        “叮咚!平安夜惊喜副本‘匹诺曹的诚实卡牌游戏’正式开始。游戏规则——”  

        “第一,每队各有四张卡牌,分别为奴隶牌、骑士牌、大臣牌和国王/王后牌。”  

        “第二,国王/王后牌克制大臣牌和骑士牌,大臣牌克制骑士牌和奴隶牌,骑士牌克制奴隶牌,奴隶牌克制国王/王后牌。”  

        “第三,地底人王国默认的出牌顺序:奴隶、骑士、大臣、国王/王后。”

        “第四,双方牌型不一致时,被克制的卡牌当场作废,同时触发‘决斗场’效果。由当场代表该卡牌的玩家进行1V1决斗。胜利者留在场上,失败者进入攻塔游戏(普通模式)。”  

        “第五,出牌时以卡牌背面示人,对方玩家不可看到己方卡牌内容。匹诺曹不知道双方卡牌的内容。”  

        “第六,每局出牌前,每位玩家代表的卡牌将发生变化,变化方式随机。”  

        “第七,一张卡牌都没有的队伍,视为失败。”  

        “第八,王后牌所在的一方触发‘回家跪搓衣板’效果,拥有全场唯一一次的提问权。可以选择任意时间,向国王牌所在的一方提问一个问题。该问题不可和卡牌内容有关,被提问者只可回答是与不是。说谎即视为游戏失败,提问方获得胜利。”  

        “匹诺曹最讨厌诚实的人类,他宁愿把国王的金币送给四个该死的骗子,也不肯让诚实的人类安全离开副本。”  

        “所以你们现在都知道游戏规则了?”匹诺曹抱着金色星星,阴险地笑了起来。当发现大家都看向他,他立刻眨了眨眼睛,做出一副纯善天真的表情,高兴地拍拍手:“那么我们就开始游戏吧!”  

        匹诺曹一脚跺向大地,一堵白色的墙从空中轰隆隆地降了下来。  

        刚才就是这堵墙将两队人分隔开来,现在它又缓缓地降落。  

        匹诺曹:“知道你们都要讨论接下来要出的牌,所以只要这堵墙降落下来,你们两边都无法再看见对面的人,也不会听到他们的声音。只有我能看到你们,听到你们说的话。当然,我不会给任何提示。”说到这,匹诺曹突然顿住,他捂着嘴,诧异地说:“咦,我刚才在说什么,你们为什么需要讨论,难道你们接下来要出的牌不都是奴隶牌吗?”  

        白色的墙轰隆一声,彻底地落了下来。  

        匹诺曹坐在墙上,他转头看看唐陌这一侧,再转头看向另一侧。  

        匹诺曹伸了个懒腰,舒舒服服地抱着金色星星,躺在墙上。他开开心心地说:“啊,这可真是八个诚实可爱的好孩子呀。”


  http://apartmani-prigradica.com/book/29005/187317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apartmani-prigradic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apartmani-prigradica.com
下载永利网app 澳门新莆京在线登录 必威体育betway betway必威中文官网 betway必威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手机版 必威体育精装版app下载 必威体育app下载 威澳门尼斯人手机版下载安装 金沙彩票手机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