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官网手机版app下载

笔趣阁 > 地球上线 > 29.第二十九章

29.第二十九章


唐陌将粉色坛子放到桌子上,  从坛口向内看,  打算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砰——”  

        一道响亮的开门声从身后传来,  唐陌的手第一时间按在了火柴纹身上,转身向后看去。  

        只见穿着小洋装的狼外婆挪着小碎步走进家门,  拿走沙发上放着的粉色小包。发现唐陌在看自己,  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道:“记清楚时间。要是七天后我回来的时候没看到金毛地鼠,  你就是我的晚餐!”  

        又是一道轰隆的关门声响,仿佛地震,  整个房子都随之震颤。  

        唐陌的身体也随之震动了两下,走到窗边。看到狼外婆慢慢消失在山道上,  他眯起双眼,  转头再去看那只坛子。  

        唐陌抬起头,  看了眼沙发旁的粉色小闹钟。  

        “现在是第一天,  中午十二点半。”这次攻塔游戏的主线任务一共给了唐陌七天的任务时间,且怪物山谷的时间计算方式和地球一样,“这样的话,我是11月30日的下午五点多进入游戏的,按时间推算,  现在应该是12月1号了……”  

        唐陌仔细地将黑塔刚才颁布的游戏规则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他有七天时间去抓一只金毛地鼠,只有在每天下午六点整把食物放在洞口里才能吸引到地鼠,错过时间则食物失效,所以一共有七次机会。  

        第一天金毛地鼠出现的概率是40%,其余每天出现的概率翻倍,  是八0%。  

        如果他七天内,每一天都按照正确的游戏规则,六点整在某个洞口放置食物,然后不违规地站在洞口里等着,那么金毛地鼠七天都不出现的概率是0.000192。反过来说,七天内抓到金毛地鼠的概率是0.999八0八。  

        这个概率大得吓人。  

        唐陌虽然觉得自己的运气不算太好,但也不至于在这种概率下还捉不到一只地鼠。  

        除非这个游戏本身有问题。  

        唐陌思索许久,没有得出一个答案,最后决定先看看自己现在拥有的道具。狼外婆不在,他走到沙发上坐下,将坛子放在茶几上。  

        “任意一个属于地底人王国的东西都可以变成地瓜。任意的东西……”  

        唐陌的目光一转,看向沙发缝隙里的那团地底人头发。  

        撕拉一声,唐陌把这团黏糊糊的头发从缝隙里拽了出来。他小气地拽了一根头发丝,放进坛子里。过了片刻,坛子没有任何动静。  

        唐陌顺着坛口低头一看。那根头发还躺在坛底,并没有变成什么地瓜。  

        “是不够吗?”  

        唐陌皱起眉头,直接放了一大把头发进去。  

        等了大约一分钟,坛子忽然剧烈震动起来。粉色的坛子上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好像上世纪老式卡拉k里的五彩霓虹灯,灯光四射,在房子的每个角落都照射出刺眼繁复的彩色光斑。  

        唐陌眼也不眨地盯着坛子,足足看了三分钟,坛子闪烁的灯光终于熄灭,最后只听一道轰隆巨响,接着是一股恶臭铺天盖地地袭来。  

        哪怕唐陌接受过马里奥的帽子的熏陶,刚闻到这种味道时也被熏得差点晕过去。  

        他忍住恶臭,看向坛子。只见从坛子的坛口,一条隐形的线无声地往下划去。直线经过的地方,坛子的粉色变成了浓浓的黑色。当这根线划到坛底,整个粉色坛子全部变成了黑色。  

        唐陌心中一惊,暗道:“这个任务难在这里?很难得到食物?”  

        没给唐陌思考的机会,一个黑漆漆的东西突然从坛子里蹦了出来,砸在唐陌的腿上。坛子外表的黑色慢慢消散,再次变成粉色。  

        唐陌一脸错愕,拿起这个好像被烤焦的黑色不明物体,看着茶几上的坛子。  

        一行行小字慢慢浮现在坛身上——  

        一坨早就腐烂的地底人的头发,啊呸!  

        唐陌:“……”  

        唐陌扔进坛子的是头发,被吐出来的是一坨焦黑的不明物体,散发可怕的恶臭。唐陌捏着鼻子检查这个东西,他用小刀把这坨屎一样的东西切开。当黑屎被切开后,唐陌低下头观察了许久,最后面无表情地得出结论:“……烤焦的屎一样的地瓜?”  

        仿佛在应和他的话,粉色坛子又闪烁了一下光芒。  

        哪怕不把这东西放到洞口做实验,唐陌也猜得出来,这种东西绝对不可能吸引到金毛地鼠。  

        唐陌拿起坛子,抚摸着上面的小字。  

        “腐烂的地底人的头发……意思是说那些头发被放得太久了,已经不能算作是地底人王国的东西,无法转化成食物?”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任务确实稍微有点难度。  

        唐陌走到壁炉前,抬头看向那个挂在墙壁上的地底人头颅。他先看了一会儿,最后拿出小刀,一手抓着地底人的头发,另一手用小刀把这些头发小心翼翼地割下来。做完这一切后,他回到沙发前,把这些头发放进了坛子里。  

        五分钟后——  

        一坨快要腐烂的地底人的头发,啊呸呸呸!  

        唐陌:“……”  

        连这也不行?  

        唐陌没有再去尝试把那个地底人头颅的其他器官割下来,再放到坛子里。这个坛子对被放进去的物品的要求似乎很高,如果唐陌真的是小红帽,那他本身就是地底人,他只需要把自己随身携带的东西放进坛子就可以得到食物。  

        但他不是小红帽。  

        “马里奥的帽子应该算是地底人王国的东西。火鸡蛋是从大鼹鼠那儿得到的,蚯蚓的眼泪是蚯蚓的,它们都属于怪物。”  

        这三样东西是唐陌从黑塔游戏里得到的奖品道具,其中唯一能派上用场的就是马里奥的帽子。但唐陌绝对不可能把一个精良品质的道具放进这种坛子里,就为了换取一个地瓜。  

        他已经想到了办法。  

        唐陌从口袋里拿出红宝石,直接举到头顶,戴上了马里奥的帽子。  

        不逊色于黑屎地瓜的恶臭扑面而来,唐陌立即屏住呼吸。他目光凝重地看向狼外婆家的壁炉,过了三秒,他大喝一声,忽然一头撞向壁炉墙壁。  

        “咚!”  

        “咚——”  

        第一声是脑袋撞墙发出的响动,第二声是一个假牙套掉在地上发出的声音。  

        “这墙也未免太硬了吧!”唐陌揉了揉自己的头,把马里奥的帽子摘了下来。  

        他俯身捡起地上的假牙套。  

        这是一个又黄又旧的假牙套,牙缝里还粘着一点没吃干净的巧克力。唐陌连屎一样的地瓜都碰过了,还能怕这东西?他面不改色地捡起牙套,扔进粉色坛子里。  

        一分钟后,粉色坛子再次放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彩光消散,一根无形的线从坛口出现。直线划过的地方,坛子变成淡淡的黄色。这不一样的地方让唐陌心中一动,当整个坛子都变成黄色后,一个黄灿灿的东西从坛子里一跃而出,蹦到了唐陌的腿上。  

        一个老鞋匠用了70年的脏牙套  

        坛子上浮现出这样一行字,很快,黄色消褪,坛子又变回了粉色。  

        这块砸在唐陌腿上的地瓜有成年人的手臂大小,是又粗又长的一根。地瓜看上去和地球上的没任何差别,只是香味淡了一点。唐陌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但他看到这个地瓜却没什么食欲。  

        他拿着地瓜,走到厨房找了一个盘子,将地瓜放上去。  

        做完这一切,时间才到下午三点。唐陌思索片刻,又戴上了马里奥的帽子,砰砰砰地撞了两次墙。第一次掉出来一面破损的小镜子,第二次掉出来一只吃了一半的鸡腿。  

        道具马里奥的帽子,精良品质,佩戴帽子用头去撞击坚硬的物体,有一定几率得到神奇的宝藏,掉落概率最高为10%。  

        唐陌在得到这个道具后就试验了它的作用。  

        佩戴马里奥的帽子时,一定要用最大的力气去撞击坚硬物体(比如墙),才可以掉落物体,且掉落出的东西稀奇古怪,从没有一个定数。  

        被黑塔通知要参加攻塔游戏后,唐陌没有浪费过一天时间,每天晚上都会戴上帽子用头撞墙,看看能不能掉出所谓的宝藏。  

        帽子的使用限制里并没有说它每天可以撞击多少次,但唐陌亲身实验后发现,这顶帽子一天只会安全掉落三次物品。前三次的全力撞击已经会使唐陌头晕眼花,感到身体不适。如果再撞第四次,他能够确定这个帽子会给自己的身体产生负面影响。撞的次数越多,影响越大。  

        所以这个帽子一天几乎只能使用三次,且掉率感人。  

        从得到帽子到现在,唐陌一共撞了34次墙,没一次掉落出有用的东西。  

        有时候是一块脏抹布,有时候是一块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小石子。唯一有一次掉落出一把镶嵌七色宝石的精致小刀,唐陌惊喜得两眼放光,赶忙把小刀捡起来。他还没尝试这把刀能不能削铁如泥,一行字便浮现在刀柄上——  

        道具:白雪公主削苹果用的小刀  

        拥有者:唐陌  

        品质:垃圾  

        等级:无  

        攻击力:差  

        功能:挺漂亮的  

        限制:不需要限制  

        备注:白雪公主:“你家吃苹果还削皮啊?”  

        唐陌:“……”我家吃苹果还真削皮!  

        本来唐陌还不死心。  

        怎么说都是白雪公主的小刀,哪怕不用来削苹果,或许也有点其他作用,不至于是垃圾品质。直到他的手指不小心碰到刀刃,唐陌心里一惊,大脑还没反应过来手被刀划伤的痛感,视觉就先看见这把刀突然断裂成了两半,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这把刀连手指的硬度都比不过!  

        马里奥的帽子到底有多坑,可想而知。  

        手里捧着地瓜,唐陌走向了那九个地鼠大洞。  

        怪物山谷里一片寂静。狼外婆住在最深处一座大山的山腰,其他那些猩猩怪物、猴子怪物都住在山谷中央的盆地里,和狼外婆的屋子隔很远,几乎没有交流。  

        唐陌隐约感觉到,狼外婆在怪物山谷里的地位似乎有点不一般。  

        狼外婆的菜园比其他所有怪物的都大太多。  

        唐陌刚进山谷的时候看到每家每户的门口都有一片菜地,都是十分普通的小菜地,类似于农村人家在自家门口随便种点东西、填填肚子的那种。唯独狼外婆的菜地,占据了一整座后山。  

        这座山上只住了狼外婆一个怪物,所以后山上所有的土地都被她开垦出来,用做菜地。  

        沿着山道往山下走,大约走了十分钟,唐陌离开了菜地田,走到了那九个洞口前。  

        从山上的小屋往下看,这九个黑漆漆的大洞突兀地出现在光滑的山壁上,与整个怪物山谷的环境很不协调。现在到了山下,唐陌站在大洞和菜地中间,背后就是狼外婆居住的那座山,面前是九个不知有多深的地鼠大洞。  

        九个直径三米的圆形大洞横着排成一条直线,嵌在山壁里,从左到右,一字排开。从洞口往内看只能看到一两米深的地方,再往里被笼罩在洞穴昏暗的光线里,无法看清。  

        游戏规则第八条:播种前,地鼠只在洞穴内活动。  

        狼外婆回家后才会进行播种,所以现在这些地鼠不可能离开洞口。唐陌小心翼翼地走近这些地鼠洞,他将地瓜放在洞口外,自己从第一个洞口走到第九个洞口,观察这些地鼠洞穴。  

        每个洞口的地面上都有一些爪子刨地的痕迹,四只爪子,五根指甲,每根指甲的宽度大约五公分。被爪子刨开的地面都会出现一道道深深的挖痕,最深的一道痕迹有半米深。  

        “怪物地鼠的个头至少有两米,爪子的力气很大。”看着这些痕迹,唐陌心道,“这些痕迹是黑毛地鼠造成的,还是金毛地鼠造成的?”  

        每个洞口附近都有几根金色和黑色的毛,黑色的毛更多一点,但无法辨别出那些痕迹到底是谁造成的。  

        “毛的长度和外形都一样,如果是这样,金毛地鼠和黑毛地鼠的个头大小或许也一样。”唐陌没有进入洞口,他尽可能地站在最靠近洞穴的地方,观察里面的东西,“假设金毛地鼠和黑毛地鼠都能造成这种痕迹,那它们的攻击力可能不逊色于那两只猴子怪物,甚至可能会更强。”  

        唐陌沉吟片刻,走到原地把地瓜盘子端了起来,走向九个地鼠大洞。  

        第一天金毛地鼠出现的概率是40%,黑毛地鼠是60%。  

        唐陌不打算冒险。  

        他并不知道这两种地鼠到底长什么样,有多强的攻击力。一共有七天时间,接下来六天他都可以去抓金毛地鼠,安全起见,没必要在第一天就急冲冲地开始任务。如果引来的是黑毛地鼠,那唐陌就会陷于被动。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他现在知道的信息还是太少了。  

        唐陌随便找了一个洞口,他选择的是第五个洞口。他站在洞口旁,抬起手腕,看着手表上的时间。  

        秒针嘀嘀嗒嗒地走过表盘。  

        三分钟后,当分针直直地指向“12”的那一刻,唐陌动作迅速地把地瓜放进了洞口里,同时扭头就跑。他以极快的速度跑到了十米外的一颗大石头后,然后抬起头,盯着第五个洞口里的地瓜。  

        当六点钟一到,怪物山谷里上一秒还是阳光灿烂,下一秒突然变成了黑夜。  

        怪物山谷里没有太阳,唐陌来了一天也没找到光源,但是怪物山谷就是有阳光。早晨六点阳光准时亮起,下午六点阳光准时消失。  

        现在六点到了,黑夜降临,漆黑的夜色笼罩在寂静的山谷里。月光暗淡,微风吹过,没有一丝动响。  

        唐陌的眼睛死死盯在那块大地瓜上,他身体紧绷,等待着那个怪物的出现。  

        游戏规则第七条:玩家与食物没有站在同一个洞口,金毛地鼠的出现概率为0。  

        所以,出现的到底会是黑毛地鼠,还是什么都没有?  

        三秒后,一道砰砰砰的砸地声从第五个洞口的深处传来。唐陌睁大了眼睛,他挺直上半身,凝视着洞口。下一刻,在黑暗洞穴的深处,一个庞大黝黑的身影轻轻地在洞穴里晃动着。忽然,一只漆黑的爪子一巴掌拍在了金黄色的地瓜上。  

        黑色的怪物爪子一把掐住了地瓜,它的指甲滑过盘子,盘子立刻碎裂成粉末。它捧着地瓜,咯吱咯吱地吃着。  

        安静的夜里,嚼地瓜的咯吱声十分刺耳。唐陌屏住呼吸,认真地看着那个未知的东西一点点地把地瓜吃掉。当它吃完地瓜后,它突然抬起头,看向了藏身在大石头后的唐陌。  

        唐陌心中一顿,没有逃跑,他隔了十米的距离和这个东西远远地看着。  

        黑毛地鼠站在洞穴里,身体和黑夜融为一体。一双绿色的细小眼睛穿过夜色,直勾勾地盯着唐陌,眼神冰冷,幽绿的颜色里隐藏着一股血腥的味道。  

        一人一鼠隔洞相望,五秒钟后,黑毛地鼠一脚蹬在地上,转身跑进洞穴。它跑得极快,沉重的砸地声越来越轻,最后消失。  

        唐陌依旧站在大石头后,等了五分钟,确定那只黑毛地鼠不会再回来后,他谨慎地走到第五个洞口前。  

        地瓜被吃得干干净净,没留下一点残渣。  

        盘子被黑毛地鼠一巴掌拍碎了,只留下一点点白色的粉末。粉末与泥土掺杂在一起,不仔细看根本无法看清。  

        金毛地鼠出现概率为0,意思是出现的肯定是黑毛地鼠。黑毛地鼠比那两只猴子怪物强,甚至比“杀死比尔”里的大蚯蚓可能也要强。  

        唐陌得出这个结论,神情平静,转身走回狼外婆的小屋。  

        第二天中午,唐陌又戴上马里奥的帽子,开始撞墙。依旧是三个根本看不出作用的垃圾,唐陌随便扔了一个进粉色坛子,得到了一根大地瓜。  

        下午五点,他吃了一块饼干补充体力,接着捧着地瓜,走向九个地鼠大洞。  

        黑漆漆的地鼠大洞深不见底,唐陌藏在了大石头后。他拿出大火柴,磨了磨两把小刀的刀刃,绑在大腿上。等到下午五点五十九分,唐陌捧着盘子一步步地走向第五个洞口。  

        九个洞口出现地鼠的概率全部一样,无论是选择哪一个都没有关系。  

        六点整,唐陌弯腰将地瓜放在了洞口边缘,他抬起脚,走进了这个洞口。他的手插进口袋里,看似随意地插着,两只手却牢牢抓住了两只小飞镖。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被黑暗笼罩的洞口深处,左脚转向洞外的方向,随时准备逃跑。  

        数十秒后,唐陌听到了熟悉的砸地声。好像有一只巨大的动物从很远的地方奔跑而来,它的四肢撞击地面的声音在这狭窄的地洞里不断回荡,震得墙壁都随之颤动。  

        唐陌站直了身体,看到一个黑漆漆的东西出现在二十米外。  

        幽绿色的小眼睛,庞大恐怖的身躯。光线还是太暗了,看不出它到底是黑色还是金色。  

        当它跑到距离洞口五米的地方时,月光终于照到了它的皮毛,浓黑的颜色刺入唐陌的眼中。唐陌目光一顿,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但是一道尖锐的啸声却在他的身后响起。  

        黑毛地鼠看都不看地上的地瓜一眼,它双目放光,激动地一爪子拍向唐陌。  

        这黑毛地鼠的反应实在太快,比唐陌还要快上太多,唐陌一只脚才跨出洞口,就被它的爪子挡住了去路。唐陌没有迟疑,他顺势一脚蹬在黑毛地鼠的爪子上,双手从口袋里取出,四只小飞镖嗖嗖嗖地射向大地鼠的眼睛。  

        唐陌以前并没有专门练习过射飞镖,得到小飞镖后他稍微练了几天,但在情急之下射出飞镖,三只都射歪了,只有一只飞向大地鼠的右眼。  

        大地鼠赶忙侧身让开,给了唐陌喘气的机会。唐陌拿出巨型火柴,迎击上黑毛地鼠肥厚的大爪子。  

        巨大的爪子撞击上火柴,唐陌被震得虎口一麻。黑毛地鼠似乎没想到唐陌拿出的东西会这么厉害,它猝不及防之下被打得往后退了一步,爪子上有根指甲被大火柴硬生生打断。  

        鲜红的血从断裂的指甲上流淌下来。  

        黑毛地鼠发出一道愤怒的吼叫,咆哮着冲向唐陌。  

        唐陌立即挥舞起大火柴迎击,同时不断躲避。  

        这大地鼠十分聪明,它用那庞大的身躯一直挡在洞口前,封锁住唐陌出去的路。地道里光线暗淡,唐陌被它逼得越来越往里走。再这样下去,他离洞口越来越远,更不可能逃出去。  

        唐陌咬紧牙齿,当大地鼠再一次一爪子挥向他时,他没有再闪身避让。  

        地鼠爪子破风拍下,唐陌直面地鼠,双手紧紧握着火柴。在地鼠的爪子落下的同时,他看准机会,从爪子微小的缝隙之间,一火柴打在了地鼠的指甲上。  

        地鼠发出愤怒痛苦的尖啸。  

        唐陌这一火柴却不是单纯地为了打断它的指甲,而是借着火柴的反向力,双脚蹬地,跃过大地鼠的身体,翻到它的身后。大地鼠也不管指甲的疼痛,急忙转身去抓唐陌。  

        唐陌用平生最快的速度跑向洞外,大地鼠恼怒地伸出爪子去抓。  

        “撕拉——”  

        锋锐的爪子划破唐陌的衣服,在他的后背上划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唐陌已经跃出了洞口,整个人跌在洞外的地上。  

        地鼠大洞内,黑毛地鼠恼羞成怒地咆哮着,久久不肯离去,一直站在洞口看着唐陌。唐陌坐在地上大喘气,他检查了一下后背的伤势,不是太严重的伤,只是划破了一点皮而已。但是衣服被从上到下地彻底划开了,他的后背完全暴|露在空气里。  

        休息了好一会儿,唐陌用大火柴当作拐杖,准备回小屋。  

        他没想到自己的运气会这么不好,20%的概率,只有五分之一,他居然没遇到金毛地鼠,遇到了黑毛地鼠。  

        这只黑毛地鼠的实力确实极强,防御力没大蚯蚓强,但攻击力远胜于大蚯蚓,智商和攻击手段也比大蚯蚓强上很多。  

        身后,黑毛地鼠还在第五个地穴的洞口咆哮。唐陌喘着气,一边走一边思索:“五分之一的概率,黑塔不会骗人,今天难道真的只是我运气太差……”他走过第四个洞口,“连续两天都碰到黑毛地鼠的概率是二十五分之一,明天我的运气应该不至于这么差。”  

        唐陌走过第三个洞口,继续走向下一个。  

        突然,他的脚步停住,整个人僵硬地转过身,看向身后的第三个洞口。  

        唐陌死死地盯着第三个洞口的地面,看了整整一分钟。一分钟后,他收起大火柴,一步一步地走到第三个洞口前,弯下腰。  

        寂静漆黑的山谷里,夜色深邃,黑毛地鼠愤怒的咆哮声久久不息。  

        在第三个洞口的地上,一点点细小的白色粉末掺杂在泥土里。月光照上去,反射出属于陶瓷盘子的光滑色泽。


  http://apartmani-prigradica.com/book/29005/183817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apartmani-prigradic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apartmani-prigradica.com
下载永利网app 澳门新莆京在线登录 必威体育betway betway必威中文官网 betway必威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手机版 必威体育精装版app下载 必威体育app下载 威澳门尼斯人手机版下载安装 金沙彩票手机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