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官网手机版app下载

笔趣阁 > 地球上线 > 27.第二十七章

27.第二十七章


唐陌早就发现,  游戏回档后,  他身上的衣服被黑塔恢复,  但卡维斯被自己扒了的衣服却永远消失了。看样子黑塔只会回档玩家进入副本时的所有数据,不会管副本内生物的死活。所以唐陌第二次挑战副本时把大蚯蚓的环节几乎打碎,  现在大蚯蚓环节上的伤口也没有愈合。  

        大蚯蚓当然听不懂唐陌的话:“他好像是个好的地底人,  他应该不会像那个地底人一样一喝酒就打我了吧……”这么嘶嘶叫着,  大蚯蚓越蹭越欢。  

        突然它的后背不小心蹭到了一个尖锐的地方,  黑暗里,刚刚才结疤的环带又被刺破了。  

        大蚯蚓呜呜地哭了起来。唐陌立即伸手去接眼泪,  不过他伸手接了半天才发现……  

        这条大蚯蚓它压根是在干嚎!一滴眼泪都没有!  

        唐陌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如果这个副本和“马里奥的大富翁游戏”副本一样,只有取走奖励才能离开副本,  那唐陌就必须得到“蚯蚓的眼泪”。  

        煤油灯碎了,  唐陌的身上还有一只手电筒,  但他考虑了会儿没有打开。  

        他努力克服内心深处翻涌上来的恶心感,  尽量让自己忘记这个正在蹭自己的、黏糊糊的东西是一条巨大的蚯蚓,他伸出手,轻柔地在大蚯蚓的头上抚摸着。  

        大蚯蚓身上的伤确实是唐陌打的,他现在安慰对方,也略显心虚。这么一想,  唐陌摸头的动作就自然了许多。  

        从一开始唐陌还没进入副本,他的潜意识里就埋藏了一条极深的暗示信息:s3副本的最终bss是一条巨大的蚯蚓。  

        地球上线后,唐陌的记忆力极好,他之所以选择在商场门口蹲点一个多小时、最后跟踪杰克斯,就是因为杰克斯曾经在地下停车场说过他要再去试试能不能通关s3副本,  打败最后的那条大蚯蚓。  

        杰克斯的话唐陌记得一字不差,所以在进入副本后,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打败一条大蚯蚓。  

        虽然这个副本的形式让他有些惊讶,他本以为这是一个简单的打怪形式的副本,没想到会有这么多限制。于是在先入为主的观念下,唐陌第一次通关副本时,理所当然地选择攻击大蚯蚓。第二次他也只是以为打败大蚯蚓太难。他的思绪一直放在找寻打败蚯蚓的方法上,没注意其他关键点。  

        直到第三次通关,他开始走出杰克斯给他设下的误区,发现了许多疑点。  

        首先,这条地道很长,唐陌第一次闯关时走得小心翼翼,所以他走到比尔跟前,二十分钟时限已经过去了一半。这还是他尽量加快脚步,保持一种“既不会太耽搁时间,又不至于被怪物偷袭致死”的速度,到最后留给他面对大蚯蚓的时间也只有五分钟。  

        换做很多预备役,恐怕都没机会见到大蚯蚓,二十分钟就结束了。这个时间有点不合理,几乎不给玩家一次通关的机会。  

        其次,是一些只要仔细观察就能发现的明显疑点。比如红发男人胸前的伤口明显不是大蚯蚓可以造成的,是被利器割伤的;还有他一直含糊其辞的说法,几个微小的语言线索,都暗示了比尔不是蚯蚓。  

        除此以外,还有黑塔的暗示和误导。黑塔在规则中说“只有大木棍可以对蚯蚓造成伤害”,之后又说“比尔见不得光”。黑塔使用了两个名词,如果蚯蚓是比尔,它一般不会做两种不一样的代称。  

        但黑塔又在误导玩家。  

        蚯蚓怕光,比尔也见不得光。  

        唐陌倒是无法解释比尔为什么见不得光,但是只要往那条方向想,就会发现这句话实在太有歧义了。你可以说比尔和蚯蚓一样怕光(虽然他见到煤油灯没任何反应),也可以说他是个见不得光的人。  

        怕光的动物叫见不得光,做了亏心事的小人也叫见不得光。  

        这是一个藏得极深的语言漏洞。  

        大蚯蚓还在呜呜呜的干嚎着。  

        打都打了,唐陌一边抚摸它的大脑袋,一边思索怎么骗出一个小孩子的眼泪。  

        这条既恶心又有点丑萌丑萌的蚯蚓趴在唐陌的怀里,假哭得很像一回事。  

        唐陌安慰了它好一会儿,无奈道:“打伤你其实也不能完全怪我吧,嗯,主要得怪那个黑塔。它就给玩家二十分钟时限,我竭尽全力地跑过来、没浪费一秒钟,到你面前也只剩下十五分钟。正常人第一次通关可能不会这么赶时间,失败后再闯关就一定会非常着急。所以没时间去注意前面的提示和漏洞……也不是很难理解?”  

        按理说大蚯蚓应该听不懂唐陌的话,但它莫名地“哭”得更大声了。  

        “……”唐陌默默地又摸了两下,心道:算了,都是我的错好不好?  

        这么摸下去也不是办法。唐陌摸了很久,大蚯蚓总算不干嚎了。唐陌正觉得奇怪,这恶心丑萌的小家伙怎么不嘶嘶叫了,然后他就听到一阵响亮的呼噜声。  

        唐陌:“……”  

        你刚刚从笼子里逃出来,就不能稍微警惕一点吗!  

        虽然无法完全重现蚯蚓逃出笼子的情景,但唐陌根据红发男人、比尔和蚯蚓的话,隐约能猜到一些事实真相。  

        马戏团的团长不知道从哪儿抓到了大蚯蚓,想要把它当作宝物,明天晚上献给观众们欣赏。团长安排了红发男人和比尔一起看守大蚯蚓,比尔喝醉了就喜欢用木棍打大蚯蚓。红发男人说比尔疯了,应该指的是比尔突然打得很重,几乎快要打死大蚯蚓。于是大蚯蚓激烈反抗。  

        笼子应该就是在反抗的时候挣断的。  

        红发男人当然不能坐视比尔把团长的宝物打死,肯定阻止了他。  

        唐陌的目光看向黑暗洞穴里的某一处。在他第二次进入这个洞穴时,他看到那个角落里有一张桌子,上面放了些啤酒瓶,地上也有一些不易察觉的酒瓶碎片。  

        如果红发男人胸前的伤口是比尔醉酒后用啤酒瓶划伤的,那就可以解释他说比尔疯了的原因了。  

        比尔身上的伤口是大蚯蚓打的,后脑的伤口是撞击伤,腿上的伤口可能是被蚯蚓甩开的时候折断的。  

        虽然那个笼子锁得很紧,但照样被大蚯蚓挣断了。  

        比尔说自己用尽全力才从大蚯蚓的洞穴里逃出来,但他走到一半就发现自己的腿骨断得太彻底,真的再也走不了了。红发男人当然不会理他,一来比尔疯了、打伤了他,另一方面怪物挣脱笼子、抛弃同伴自己先逃,两者都很好理解。  

        “你要是早点挣开笼子、追过去杀了比尔,不就不会挨这么多打了?”  

        回应唐陌的是大蚯蚓更加响亮的呼噜泡声。  

        二十分钟是黑塔对玩家的限制,导致玩家没时间去追究更多线索。但其实也是对玩家的保护。只要不是太弱,正常点的预备役应该也能在二十分钟内保证不死。那他就可以选择退出副本,结束闯关。  

        这就是s级副本。  

        从难度来说,和“马里奥的大富翁游戏”根本不是一个级别。不贪心就死不了。  

        唐陌坐在地上等大蚯蚓睡了半个小时。终于,大蚯蚓戳破了呼噜泡睡醒了,唐陌听到它嘶嘶地叫着:“肚子好饿,好想妈妈啊呜呜呜……”  

        它没哭,还是在干嚎。  

        唐陌站起身,大蚯蚓立即竖直了上半身。  

        黑暗中唐陌看不见大蚯蚓,但他觉得对方应该看得见自己在做什么。唐陌用双手抚摸洞穴墙壁,一步步地试着走进地道。大蚯蚓一直没有动静,唐陌走到地道口,回过身招了招手:“过来。”  

        大蚯蚓没有回应。  

        唐陌也不知这个方法管不管用,总之他们得先出去。要不然等红发男人真的喊来了什么同事,相信那个马戏团的团长不会让唐陌好过。  

        唐陌走进地道。他走的很慢,时不时停下来,回头做招手的动作,希望大蚯蚓能跟上自己。  

        十米的路程就走了一分钟,大蚯蚓还是没动静。等到唐陌快放弃、决定回头找办法收集蚯蚓的眼泪时,他听到了重物滑过地面的声音。  

        唐陌嘴角微微勾起,他双手抚摸墙面,走向地道的起点。  

        大蚯蚓在他的身后缓缓地跟着。一开始还跟得很远,等一人一蚯蚓走了几百米,大蚯蚓又缺心眼地蹭上了唐陌的后背,甚至用它的大脑袋蹭着唐陌的头发,整条蚯蚓的上半身都倚靠在唐陌的后背上。  

        唐陌差点就想给这个黏糊糊的东西一巴掌,万幸他忍住了,深呼吸几下,继续往前走。  

        走到比尔的尸体旁,大蚯蚓闻到味道,害怕地嘶嘶一声:“坏蛋地底人!”  

        唐陌摸摸头,带着大蚯蚓继续往前走。  

        最后回到了起点。  

        唐陌无法打开手电筒,黑暗中,他摸着大蚯蚓的脑袋。他感受的到,来到这个地方后,大蚯蚓明显兴奋了许多,一直急躁躁地用尾巴拍打地面。  

        “你要是想走了,临走前……能给点眼泪吗?”唐陌试着商量道:“一滴就够了。稍微不那么假哭一次,真正地哭一次,怎么样?”  

        大蚯蚓嘶嘶叫着:“好饿好饿,回家看妈妈,妈妈!”  

        千辛万苦把大蚯蚓带到这里的唐陌:“……”  

        大蚯蚓用尾巴拍打地面的声音从未停过,唐陌一开始以为它只是太过兴奋,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欣喜。忽然它的尾巴重重地砸在一块泥土上,咔嚓一声,好像有一扇门被拍开了。  

        唐陌惊讶地看向出声的方向。  

        大蚯蚓:“回家啦回家啦!”说着,滑溜一下就往那扇门的方向跑。  

        唐陌急急地拉住蚯蚓尾巴:“等等,能不能给滴眼泪?”顿了顿,唐陌想到:“嘶嘶,嘶嘶嘶嘶?”  

        大蚯蚓:“好奇怪,这个地底人在乱叫什么。”  

        唐陌:“……”  

        大蚯蚓乱扭着身体,挣开了唐陌的手,直直地滑向地道出口。就在它快要离开时,它滑动的声音停住,接着慢吞吞地滑到唐陌身边,用脑袋蹭了蹭唐陌的脸。  

        它并不知道在它蹭脸的时候,唐陌的右手按在左手手腕上,目光淡漠地看着黑暗里的它。  

        不得到蚯蚓的眼泪无法离开副本。  

        现在主线任务已经结束,可以使用异能,可以使用大火柴。  

        无论用什么方式,他都一定要离开这里。  

        “想回家……”嘶嘶的声音响起。  

        唐陌目光一凛,一根巨大的火柴突然出现在他的右手。他高高挥舞起大火柴,直接冲着大蚯蚓的环带打去。应该不至于打死它,但一定能把它留下来。留下来后他才有机会慢慢地找到蚯蚓的眼泪。  

        火柴头已经快碰到蚯蚓的环带,嘶嘶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是好的地底人。”  

        话音落下时,一滴湿润的液体落在了唐陌的脸上,大蚯蚓嘶嘶叫着,嗖的一下扭头滑进出口。它巨大的身体砰砰砰地撞击地面,没几下就消失在了洞穴里。  

        唐陌愣在原地。片刻后,他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眼泪,将火柴收进纹身。  

        眼前忽然闪过一道刺眼的白光,等唐陌再睁开眼,他已经回到了浦东区的废弃工厂。  

        唐陌进入副本的时候还是中午,出来时已经月上中天。副本里的时间流速和外界似乎不大一样,唐陌模糊地记了一下两者的时间,接着不做停留,快速地离开工厂,以防有人在副本入口附近蹲点。  

        他找到一家没人的汽车修理店,关上门躲了进去。  

        唐陌伸出手,将蚯蚓的眼泪从自己的脸颊上摘下来。  

        这滴眼泪在刚刚落到唐陌脸上时还是液体状,但接触到空气后,很快就变成了固体。唐陌没有打开汽车修理店的灯,他躺在地上,用手电筒照亮这滴眼泪。  

        晶莹剔透的眼泪在灯光的照射下好像一颗小小的钻石,是一颗水滴状的钻石。  

        唐陌敲击眼泪三下,没有反应。他又将眼泪高举过头顶,也没异常。唐陌试着用火烧了一下眼泪,把眼泪浸泡到水里。等他用一块抹布擦拭了一下眼泪后,一行行小字浮现在眼泪上。  

        道具:蚯蚓的眼泪  

        拥有者:唐陌  

        品质:一般  

        等级:一级  

        攻击力:无  

        功能:将眼泪擦拭在伤口上,可迅速愈合,可修复断裂伤  

        限制:仅可使用三次  

        备注:我想唐陌这辈子都不想回忆是怎么得到这滴眼泪的了。  

        唐陌想了一下。这一次异能书倒是说错了,要是被蚯蚓蹭一次脸就可以获得一个道具,那他愿意再被……蹭一次,就一次。  

        这个副本的奖励从品质上看远不如马里奥的帽子和火鸡蛋,只是一般品质,但对现在的唐陌来说却是不可或缺的道具。  

        过去的七天里唐陌一共收集了六个异能,没有一个异能是有恢复作用的。  

        他现在身体素质极高,只要不是断手断腿,休息一段时间就能伤口愈合。但如果是在打斗中被对方打伤了,唐陌没时间等伤势慢慢回复,这时只要用蚯蚓的眼泪一抹就可以立即恢复战斗力。同时蚯蚓的眼泪还可以修复断手断腿的伤势。  

        “可惜只能用三次。s级副本比其他副本简单很多,也没太大的生命危险,但是奖励也会差一些吗……”  

        唐陌双手枕着后脑,看着汽车修理店的天花板。  

        上海浦东,某商场地下停车场。  

        一身肌肉的金发壮汉脸色苦闷地坐在椅子上,老老实实地把自己今天遇到的怪事说了出来。  

        听到杰克斯说“打死了大蚯蚓也没法通关”后,洛风城脸色微变,坐直身体:“你确定你把它打死了?蚯蚓的身体断裂成两段、三段都不会死,你怎么弄死它的。”  

        杰克斯很委屈:“我真的把它弄死了。洛博士,我按照你的说法,用力把大木棍掰成两段,再把木棍掰弯套在自己的手上,用双手掐死了那条蚯蚓。我的力量确实能够掐碎它,这并不难,但是要在二十分钟内把它掐到每一段都无法再生,有点困难,我试了很多次今天才成功。可它死了,我的任务还是失败了。”  

        洛风城站起身,在房间里走了两步。他转过身:“从现在开始,你把你在副本里经历过的每一件事,事无巨细,全部告诉我。黑塔的规则、那两个男人的话,一个字不差,全部说清楚。”  

        杰克斯挠挠脑袋,努力地回忆。  

        一个小时后,洛风城一拳拍在桌上,神色不大好看:“比尔不是那条蚯蚓,你要杀的是那个倒在地上的金发男人。”  

        “啊?”  

        “原来s3副本没有你说的这么难,它只是给你布下了一个定向思维的陷阱,让你觉得最后出现的怪物肯定要杀掉。”洛风城疲惫地揉揉眼睛,“明天你去杀了那个金发男人就可以通关了。”  

        杰克斯高兴地点头,也没去问自己到底误解了什么,转身离开房间。  

        第二天中午杰克斯带着组织里的两个同伴一起前往工厂,进入副本:“本来以为这个副本是我最喜欢的打架型副本,没想到还要动脑。我最讨厌这类型副本了,以后这种副本我还是不来了,交给你们和洛博士好了。你们等着,过会儿我就出来。”  

        杰克斯踩在井盖上,踩了半天,居然没动静。  

        他错愕地用力踩了两下,另外两人也奇怪地围过来。  

        一人道:“看样子已经有人通关了。也对,按照洛博士的说法,这个副本其实不算难,入口也挺多的,光咱们商场里就有很多人知道入口地点,有人能通关也不足为奇。杰克斯,你以后遇到副本不要太蛮干了,还是要多想想。”  

        另一人也安慰道:“别管这个副本了,咱们去试一下s1副本。”  

        本来杰克斯的表情还有点郁闷,听到s1副本他顿时两眼放光:“走!s1副本最有意思了,我们一起去打最后的那只大猩猩!”  

        唐陌并不知道自己的猥琐发育让杰克斯错过了一次通关s3副本的机会。不过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太往心里去。他跟踪杰克斯为的就是抢先通关副本(这也是他进入副本后一直抓紧时间只想着打大蚯蚓没多思考的原因之一),获得副本奖励,增加自己三天后参加攻塔游戏的胜率。  

        通关了s3副本后,还有两天时间,唐陌又在商场附近蹲点,准备再试着通关一个s级副本。不过这次他还没跟着那个名叫唐巧的组织成员进入副本,半途中就自己意外触发了一个副本。  

        这个副本也是一个单人副本,难度不大。比蚯蚓的s3副本还要简单一些,但是极其耗费时间。  

        当唐陌从副本里出来后,已经是第十天的清晨。  

        11月日下午17点,唐陌被黑塔通知准备参加攻塔游戏。黑塔的时间向来非常遵循人类的时间制,“候选者的三天”是从11月15日的早上八点算起,到1八日的早上八点结束。  

        按照这个计算,还剩下十个小时,唐陌就要被拉入攻塔游戏。  

        唐陌检查了一下背包,确定没有遗漏后,背起包走进了一家五金店。店里的东西被翻得十分混乱,显然在游戏开始后已经有玩家来过这里寻找武器。  

        唐陌在垃圾堆里找到了一把锋利的小刀。他走进五金店后的小房间,拿出大火柴,用大火柴开始磨刀。  

        大火柴的木头柄摩擦在锋利的刀刃上,木屑没有掉一丝,反而是刀刃被磨得越加锋锐,反射出冷冽的金属光泽。  

        唐陌用同样的方法磨了两把小刀和四只小飞镖。他将小刀绑在右腿上,四只小飞镖则藏在口袋里。大火柴比这些小刀、飞镖厉害,但它不是万能的,有的时候小刀的作用会更大。  

        准备好武器后,唐陌找到一家便利店,从柜台下找出半瓶水和一包饼干,补充体力和水分。  

        地球上线后,唐陌在身体素质加强的同时,他发现自己对食物与水的需求越来越低。这个现象在通关“马里奥的大富翁游戏”后变得更加明显。唐陌有计算过自己对食物和水的需求,一包饼干和半瓶水足以让他三天内不会感到饥饿,四天内身体行动不会受到影响。  

        为了防止副本时间太长、没有食物和水,唐陌又找了几家便利店,补充了自己的资源。  

        这时已经是下午一点。  

        唐陌坐在一家小餐厅里,目光平静地看着窗外。大约五分钟窗外才会走过一个人,但他一直静静地看了许久,也不说话,也不动,就这样看了整整看了一个多小时。  

        三个小时后,唐陌要参加攻塔游戏。  

        半个月前全华夏玩家被傅闻夺拉进黑塔一层,被迫参与了攻塔游戏。那时候唐陌他们参加的攻塔游戏是“弱智模式”。这一次唐陌知道自己面对的绝对不会是弱智模式,这会是真正的攻塔游戏。  

        黑塔一共七层,在游戏正式开始的第一天它就宣布了黑塔三大铁律。  

        其中第三条铁律:请所有玩家努力攻塔。  

        被写在铁律里的游戏,绝对不可能像s级副本那样简单,甚至会比马里奥的大富翁游戏还要难。  

        唐陌不敢保证自己能不能活下来。  

        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可能是他生命最后的倒计时。  

        这家餐厅位于一条商业街的角落,几片塑料绿叶遮挡在窗户边缘,窗沿上放了几盆小小的花,轻而易举地一种安宁静谧的氛围。在地球上线前,这家店应该是个很幽静的地方。或许生意不会很好,但是会有几个常客享受待在这里的时光,仿佛避世一样,给自己一个放松的空间。  

        唐陌慢慢闭上眼睛,他深呼吸了一下,缓缓吐出。  

        这时是下午三点。  

        唐陌拿出火鸡蛋,敲击三下,他低声道:“傅先生。”  

        耳边传来一阵奇怪的音乐声,傅闻夺没有立即回答。过了几分钟唐陌听到一声“支线任务二已完成”,傅闻夺才说道:“怎么了,有事吗?”  

        唐陌:“你是在进行游戏?”  

        傅闻夺嗓音低沉,有些好听:“嗯,不小心被人拉进了一个副本,刚刚完成了第二个支线任务。”  

        原来偷渡客傅闻夺也会被人坑进副本啊。  

        唐陌的脸上没太多表情,他后仰着靠在椅子上,声音平静:“傅先生,是这样的,两个小时后我会去参加一场攻塔游戏。”  

        火鸡蛋那边的打斗声稍稍停了几秒,很快恢复正常,傅闻夺道:“攻塔游戏?是要攻略黑塔一层吗,黑塔拉你进去的?”  

        说起这件事,唐陌现在心里剩下的只有平静。  

        “十天前黑塔通知我,今天下午五点我要进行自己的攻塔游戏。我已经尽可能地做足了准备,攻塔前我想麻烦一下你……能不能稍微和我说说,你在攻塔的时候遇见了什么?”声音顿了顿,唐陌又道:“你不愿意说也没事。”  

        傅闻夺这次回答得很快:“我进入黑塔后,得到了一个主线任务,是要从一只火鸡手里抢走它最珍贵的火鸡蛋。这个火鸡蛋就是我们的存档器。但是我进入游戏时身边还有四个同伴,一共五个人。他们并不知道我是谁,但从不他们的口中听得出他们对我的敌意很大。同时他们的任务是保护火鸡蛋。”  

        唐陌皱眉:“你们的任务正好相反?”  

        “是,”傅闻夺道,“我瞒住了自己的主线任务,和他们一起进入了一个庞大的地底世界。那里的人类被称为地底人。人类和怪物之间的分界线很明显,在他们的世界中央有一条粉红色的河,河的左岸是地底人的王国,右岸是怪物世界。火鸡在怪物世界里。”  

        说到这,傅闻夺声音停住,火鸡蛋那边传来一阵激烈的打斗声。  

        五分钟后,傅闻夺微微喘气,继续说:“我们降临在地底人的王国,要前往怪物世界就需要渡过粉河——我暂且称它为粉河。粉河上有一艘渡船,渡河的方式是要玩一场游戏。渡船要前行,就必须有一个船夫,船夫是地底人。每次船上最多可以乘坐三个人,但不能少于两个人。一旦只有船夫一个人在船上,他就会把船开走……”  

        唐陌认真地听傅闻夺说着。他的手指哒哒地在桌子上敲响,仔细思考傅闻夺说的三场游戏。  

        傅闻夺最后和火鸡的搏斗听起来倒是最简单的。  

        傅闻夺没介绍自己的异能,只是说巨型火鸡突然偷袭他们,他的四个同伴死了三个,只有一个逃了。他被火鸡发现了自己偷渡客的身份,火鸡一定要吃了他,所以他便和火鸡拼了个两败俱伤,最后成功从成千上万个火鸡蛋里找到最珍贵的存档器火鸡蛋,由此通关了第一层。  

        唐陌思考了一下。  

        傅闻夺经历的那三个游戏他也不是不能过,只是可能会花费一些功夫。难的是最后和火鸡搏斗。  

        傅闻夺没说,但很明显他的异能是攻击性的。巨型火鸡应该不会比大鼹鼠弱,上一次唐陌完全无法和大鼹鼠抗衡,现在他感觉自己或许能从大鼹鼠的手下逃走,但打败大鼹鼠的可能性不足两成。  

        但是他不是偷渡客。  

        傅闻夺是偷渡客,所有黑塔怪物都想吃了他。这是唐陌比傅闻夺优势的一点。  

        听完所有的信息后,唐陌低首看着桌子上的火鸡蛋,沉默半晌,道:“谢谢。”  

        傅闻夺早已结束了副本游戏。他低声回答:“火鸡蛋只剩下一个的话,我也不知道能否继续存档游戏。希望你能通过黑塔一层,我挺需要这个火鸡蛋的存档功能。”  

        唐陌早就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在找傅闻夺前就清楚,对方不会吝啬信息。  

        如果唐陌不是要进行攻塔游戏,傅闻夺恐怕不会轻易说出情报。但是现在是生死攸关的时刻。唐陌没脸大到觉得这位被全华夏玩家扎小人的偷渡客在短短几次的交流里就会对自己产生好感,觉得双方是朋友,不希望自己死。然而他一旦死了,谁也不能保证火鸡蛋是否还能继续使用。  

        传说品质的道具火鸡蛋,哪怕是傅闻夺也不可能轻易放弃。  

        但唐陌还是得说:“谢谢。”  

        他说了第二遍,傅闻夺那边静了下来,久久没有回音。过了许久,唐陌听到一道低沉的笑声,傅闻夺的声音里夹杂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你很厉害,活下去。你不是偷渡客,应该会比我轻松一些。”  

        唐陌忽然有点想知道对方是怎么成为偷渡客的,他到底杀了什么人。但是他没问出口,只是也笑了一声:“放心,我不想死。”  

        两人默契地没再说话,唐陌关闭了火鸡蛋。  

        唐陌将火鸡蛋收进口袋,背上包,走出小餐厅。他今天早上就从浦东回到了静安区,来到南京路附近。他现在心情十分轻松,一步步地走向那座悬浮在黄浦江上的黑塔,目光坚定,神色冷静。  

        夕阳缓缓垂落,金色的光辉披洒在这座东方大都市上,仿佛映着一层金纱。  

        城市的西边,高速路的尽头,出现了两个黑色的小点。这黑点越来越大,最后跑到了上海收费站前,拼尽全力地冲进了这座城市。  

        这是两个伤痕累累的人,一个人左臂断了,血淋淋的断口上还连接这一层没有剥裂干净的皮肉。另一人浑身是血,每走一步都十分吃力,好像随时会倒下。  

        一个中年妇女从街上路过,看到这两人吓得赶紧跑开。  

        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从拐角走出来,吓得还没来得及跑,就被其中一人拉住。那人颤抖着身体,死死拉着这女孩的手臂,几乎是哭一样地问道:“上海……上海有他们吗?上海有吗?有吗?!”  

        那女孩被吓得都快哭了:“你们在说什么啊,你们是什么人啊。我朋友是正式玩家,他有异能的,你们别想害我。你们要是对我动手,他……他会为我报仇的!”  

        断了左臂的男人声音嘶哑:“偷渡客!上海有吗?有他们吗?”  

        女孩:“当然有了啊。”  

        两人被鲜血打湿的眼睛里突然充满了绝望,一起摔倒在地。  

        “这里……这里也有偷渡客组织吗……也有他们吗……”  

        女孩奇怪道:“什么偷渡客组织?偷渡客是有组织的吗?”  

        断臂男人身体颤抖地爬起来,抓着女孩的肩膀:“没有?!上海没有那群杀人魔,那群见人就杀的偷渡客?没有吗!”  

        女孩被他吓得直接哭了出来,哽咽着说不出话。  

        与此同时,唐陌站在黑塔下,抬起头,看向这座庞大巍峨的巨塔。  

        他勾起唇角,只听脑海里响起一首欢快的音乐,伴随而来的是一道清脆响亮的童声——  

        “叮咚!黑塔第一层(普通模式)正式开启,单人游戏开始载入……”  

        “沙盒生成……”  

        “数据加载完毕……”  

        “欢迎来到怪物世界!”


  http://apartmani-prigradica.com/book/29005/183497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apartmani-prigradic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apartmani-prigradica.com
下载永利网app 澳门新莆京在线登录 必威体育betway betway必威中文官网 betway必威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手机版 必威体育精装版app下载 必威体育app下载 威澳门尼斯人手机版下载安装 金沙彩票手机版app